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章节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全章节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粟粟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由网络作家“粟粟兔”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容央陆霁安,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咸鱼摆烂放浪不羁女主X清冷腹黑傲娇世子爷】容央一朝穿越,因为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被选成为侯府大娘子。新婚夫君金尊玉贵,年少英才,是上京城无数女郎心中的最佳夫婿,唯独对她这个妻子冷淡无感。花园偶遇、夜探书房、美人出浴、山林小筑、田舍地头,容央拿十八般武艺、使浑身解数,却只得男人清冷驳斥。“少在我面前耍心思。”“你是不是活腻了?”“不必费尽心机,我不可能碰你!”容央怕了。这侯府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趁早找下家跑路。她开始物色京城各大美男,夫君的同僚金科进士,府中为她看诊的神医,教她读书习字的夫子……就在容央到处撒网之际,突然...

主角:容央陆霁安   更新:2024-06-30 14: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央陆霁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章节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由网络作家“粟粟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由网络作家“粟粟兔”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容央陆霁安,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咸鱼摆烂放浪不羁女主X清冷腹黑傲娇世子爷】容央一朝穿越,因为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被选成为侯府大娘子。新婚夫君金尊玉贵,年少英才,是上京城无数女郎心中的最佳夫婿,唯独对她这个妻子冷淡无感。花园偶遇、夜探书房、美人出浴、山林小筑、田舍地头,容央拿十八般武艺、使浑身解数,却只得男人清冷驳斥。“少在我面前耍心思。”“你是不是活腻了?”“不必费尽心机,我不可能碰你!”容央怕了。这侯府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趁早找下家跑路。她开始物色京城各大美男,夫君的同僚金科进士,府中为她看诊的神医,教她读书习字的夫子……就在容央到处撒网之际,突然...

《全章节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精彩片段


容央咬着下唇,定定瞧着他。
然后想来亲他。
明明一切都很完美,水到渠成了。
“爷!”
帐篷外,有人突然出声,陆霁安回过神,一把扯开容央,披上衣服起身道:“你自己睡。”
容央这都准备好了,这狗男人又要走。
刚想骂他呢,人已经掀开门帘出去了。
容央尴尬地躺在床上,想了想原地扑腾了两圈,打了一套拳,也不知道有什么要紧事非得大半夜来找他。
陆霁安这狗东西走了,可她这空虚的身子谁来满足。
怎么一遇到他,自己浑身就不对劲了呢!?
以前在网上也没少看帅哥啊,看完就算了,哪还放在心上!
-
这边,陆霁安一出来就深呼吸两口气。
“陆大人,陛下传召。”
陆霁安系好衣服,“深夜传召,是否有什么急事?”
“说是丽妃娘娘梦魇不安,世子您乃是皇族后裔,更是血统高贵之人,若去助阵国师,必定能祛除邪祟。”
陆霁安蹙眉,“你去告诉陛下,我身子不适,不便前往,不如换端王殿下。”
说完,陆霁安有折返回了帐篷。
刚掀开帘子,就发现容央蹑手蹑脚往回走。
“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容央笑嘻嘻跑过来。
“爷,圣上叫你去干嘛,该不会是什么童男童女借运吧?”
“胡说八道什么,说了多少遍,注意你的口舌。”
容央捂住嘴,不过他能回来就是好事嘛。
陆霁安掀开被子躺了进来,却没什么睡衣。
容央还有点心猿意马,从他身上躺过去,结果男人一把抓住了她,将她提溜到了里面。
容央盯着他,啧,出去一趟,果然冷静下来了。
“爷,那个丽妃,几年多大呀。”
她嗓音跟蚊子似得,说她听进去了,该打听的还是要打听,说她胆子大,声音还知道放轻。
陆霁安扭头,“你好奇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也想去当宠妃。”
容央觉得他这话说的真是无厘头,“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上哪去当宠妃去。”
“再说了,皇上是你的舅舅,那丽妃不就是小舅妈了么。”
陆霁安嗤笑,“她比你就大几个月,算你哪门子小舅妈,只有皇后方可为妻。”
容央打量他的语气,“你是不是不喜欢丽妃啊。”
“睡觉,不睡就穿上衣服出去扎马步,要么替我守夜。”
“……”
才不要!
打工人也是要休息的,加班的活我才不干。
容央要跟他扯被子,最后拱进他怀里死不放手。
不过她也确实累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陆霁安手撑在脑后,却无眠。
-
号角声响起,陆霁安便要起身,容央打了个哈欠,福慧进来伺候二人洗漱。
容央见又要束胸,一脸犯难。
“今日我会去秋猎,你若是不想出门,便不用束胸,若出去,还是得乔装一番。”
容央一想到那魏无言估计也在,哪敢不乔装,生怕被抓到,等不到陆霁安来救她,就被放血做成酒樽了。
“我知道了!”
陆霁安穿了一身猎装,鲜衣怒马少年郎,愈发显得阳刚劲爽,贵气逼人。
容央觉得这小子一出去,势必要让不少小娘子心痒痒。
可惜陆霁安又不归她管,她不乐意也没法子。
“那我是不是看不到你去狩猎了?”
“那地方你以为是什么好的?有放出来的野兽,你以为满地兔子呢,若是遇到熊瞎子看你怎么办。”
陆霁安佩戴好弓箭,“得了,你跟福慧好好在这附近,若是无聊了,去河边转转,机灵点。”
容央眼巴巴看着他出去,陆霁安脚步一顿,想起她那个眼神,“要是遇到兔子,我给你逮一只回来。”
容央舌头一卷,“好呀好呀,烤兔肉也很好吃的!”
“……我是让你养!算了。”陆霁安简直无语。
还以为这女人能有点别的想法呢,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陆霁安掀帘出去,侍卫跟上。
“爷今日很高兴?”
“从哪看出来?”
“您一出来嘴角带笑呢。”
陆霁安脚步一顿,“你看错了。”
-
容央吃了早膳,便在帐篷里无所事事,福慧年纪大了,喜欢去外头晒太阳,找了条凳子在外拢着袖口。
容央打了个打哈欠,出来逮了把草,“嬷嬷,我能去采点花么,插瓶里好看。”
“不错,别走远了。”
外头号角声再次响起,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
容央看不到,只能自己给自己找活干。
刚走两步那,有人拦住了她。
来人丫鬟打扮,长得有几分标致。
“这位小哥可是陆大人的小厮?”
容央左右看了看,“啊,是小的,不知道姑娘找我有什么吩咐。”
“这是我家姑娘给大人做的肩袖,还有扇坠,这里有一封信,还请小哥帮忙通传。”
说着呢,那丫鬟走近,抓起容央的手给她塞了一枚硕大的金元宝。
容央眼睛都亮了。
好啊你个陆霁安,没想到我还能赚钱呢。
“好说好说,姑娘放心。”
丫鬟没想到这么顺利,笑着福了福身子才离开。
容央立刻咬了一口那金子,居然是真的。
她还跟陆霁安当什么翻译啊,还不如递情书来得赚钱快呢!
陆霁安!我好像找到怎么从你身上捞钱的好办法了呢。
“姐姐!”容央出声,追上了那丫鬟。

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嫡孙?
陆霁安那货都不拿正眼看自己,她拿什么下崽儿?
容央心里不屑,表面上却恭顺得很。
嬷嬷就是满意她这样子。
等终于能出门了,容央发现天才亮没多久呢。
容央目不斜视。
嬷嬷本以为容央这样小门户出来的容易丢丑,见她如此,不由暗暗点头。
到主院,容央就得在外等候。
思绪有些涣散。
“少奶奶,请进。”
容央回神,屏息低头入内,脚刚踩在地毯上,就感觉到了一股暖香袭来,这屋内跟陆霁安那屋不一样。
陆霁安的墙壁上挂着弓箭,屏风也是八马奔腾,处处透着男人的硬朗,而这屋内金碧辉煌,奢靡精致,她不敢多看,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
“给母亲请安。”
屋内人应该不少,她感觉到很多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尽量佯装无事,满脑子已经都是封建社会里如何磋磨儿媳妇的戏码。
“抬起头来。”威严的女声响起。
容央抬头。
只听得满屋子倒吸气的动静。
“是个美人。”
华阳公主比她想得要年轻和蔼一些,只是看着她的目光还带着审视,身边两侧坐着的应该是靖远侯府的三个妯娌。
靖远侯府唯独一个嫡长子,剩下全是庶出。
左手边那个瘦长条看起来比较威严的,应该就是二房的薛氏,为人比较严肃,右手边那两个,大概是宋氏跟王氏,看她俩那一副样子,容央就知道是不好对付的。
“怎么穿得这么素净。”说话的是薛氏。
“小门小户的,再慢慢教就行了。”宋氏喝着茶讥讽道。
“转个身看看。”王氏吩咐。
容央明白,这是瞧不上她。
“进门的规矩你都学过了,往后无事便在你的院中,不必出来。”华阳公主好像心情并不大好。
“我身边有两个丫鬟,早就调教好了,你带回去,香雪蕊儿。”
容央一看,这香雪跟蕊儿长的是各有千秋,身段跟样貌都是水灵灵地。
见容央不动。
“怎么不谢恩?难不成是不满意?”宋氏挑眉问道。
“二伯娘误会了,并非是我不肯,而是……”容央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华阳蹙眉。
容央左右看了看,“母亲可容我上前禀告?”
一屋子人好奇地看向了华阳公主。
华阳不耐,但是默许了。
容央附耳上前,“夫君他……怕是不行。”
“什么!”华阳高声,几个妯娌的耳朵都快竖起来了,眼神各自交流,虽然容央没有明说出来,可是谁听不出这话题的意思,没想到陆霁安竟然……
华阳脸色黑了下来,“我跟儿媳妇有话要说,你们几个先走吧。”
“是。”
薛氏起身率先告辞,宋氏跟王氏不想走啊,可惧于华阳的威势,只能悻悻告退。
屋内闲杂人等也一并离开。
等人一走,华阳立刻拉着容央道:“你说的是真的?你要敢有一句谎话!”
容央又没撒谎,她完全不心虚呢。
“喜帕呢!”华阳也不等她回答,立刻吩咐。
嬷嬷吓了一跳,昨晚上她听了全程的,那闹得可猛了,怎么会出问题。
不过哪个女人能拿这个开玩笑?
打开锦盒,喜帕里该有的都有,华阳一把将喜帕甩到一边,容央支支吾吾道:“那是夫君后来弄上去的,人家至今还是完璧之身。”
华阳眼皮一跳。
容央嘟囔道:“母亲您要给夫君什么样的美人,容央不敢说一个不字,为夫君开枝散叶,那也本该是我分内之事,只可惜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与其给他落人话柄,还不如直接赏赐给我呢,不然夫君这名声……”
华阳公主好险一口气没上来!
难不成,还在介意她说的那事?
“那便是你不中用,一晚上还笼络不住一个男人?”华阳宁可信是容央魅力不够,不知道怎么勾搭男人,也不信自己儿子不行。
容央心肝一颤,下巴被华阳公主挑起,她努力从眼眶里挤出一滴泪,可惜华阳公主可不吃她这套。
“多美的一张脸,可若是无用,那活着也没什么意义。”
见容央吓得话都不敢说了,华阳公主才缓声道:“好孩子,你照我的意思去做,早日生个孩子给霁安,往后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容央从主院出来的时候,差点腿软。
“这是公主赏赐给少夫人您的,还说吩咐了您的话,您得听明白了,别让她失望。”
容央看着那锦盒里琳琅满目的珠宝,觉得这就是套在脖子上的催命符。
要是陆霁安愣是不跟她圆房,公主一发狠,杀了她这个说她儿子不行的儿媳妇可怎么办?
想也知道容家的人可不会管她。
容央咬牙,看来这陆霁安,不睡也得睡!
非得睡服了他!
容央身边的人不会主动跟她说话,只会在一旁提醒她规行矩步,容央不用干活,便只能坐在屋里发呆。
一门心思想着晚上怎么勾搭陆霁安。
她到梳妆台前面翻了翻,闻了闻那些头油花粉,觉得香味都不够高级,太腻,又觉得自己这双手也不够娇嫩,在容家干活都粗糙了。
“嬷嬷,有珍珠粉没有?”
嬷嬷掀起眼皮,“自然是有,只是你要那个做什么。”
嬷嬷一下来了精神,说的也是,只是那珍珠大部分都在主院,嬷嬷立刻派人去拿,
华阳一听,心道这还是个肯上进的,区区珍珠,只要能成事,赏了就是!
果然那边立刻送来了一斛。
容央立刻让人准备香汤沐浴,把珍珠磨成粉,给自己搞个面膜,再拿乳膏香油好好给自己做个精油SPA!
等折腾了一整日,也到了晚膳时分。
今天华阳公主为了验证儿子到底有没有问题,一定会把人叫回来,塞回她屋里,她说什么也要把这小子拿下!
容央披着薄纱站在镜子前,打开锦盒,将华阳赏赐的那些宝石项链往身上挂,那些五光十色的华彩珍宝,看得容央那是恨不得每一样够挂在身上。
陆霁安一进门,就看到屏风后那一道倩影,他直接绕了过来不耐烦道:“母亲说你叫我回来,到底有什么……”
云念觉得最近那些下人看到自己,又重新恭敬了起来。
之前她来小厨房,一个个可躲得远远地看笑话。
这古代宅院如职场,她是一步步先讨好领导啊。
只要把领导稳住,她这今后的日子才好过。
云念这人平生夙愿混吃等死。
何况现在的老公还是她喜欢的脸,脾气是烂了点,架不住那婆婆耳根子软,吹捧她两句,不是送玛瑙就是送金银的。
可比在直播间里被粉丝辱骂还要讨好他们舒坦多了。
打工的嘛,钱难挣屎难吃。
心态放平,云念咸鱼的愈发从容。
这顾洛允在家养伤七日,孔太医来瞧了,说是余毒已清,长公主这颗心才下了定。
出远门的时候看见云念正蹲在药炉子前头亲自熬药,不由点了点头。
“公子身子骨大好,您也能放心了。”
“是啊,看来这云念还真如国师所言,是个福大命大的命格,说是能有起死回生之效,是个化险为夷的好命,不然我也不会把她弄进来。”
“说到底啊还是公主您福气好,您选上的,能是什么晦气人呢。”
“你这刁奴,倒是把自己给吹捧上了,行了,我也能睡个好觉了。”
顾洛允让人送了孔太医出去,才发现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蹲了只小猫崽子。
那猫估计还没满月,路还走不稳,阳光下那胎毛扎起,像个小毛球。
他的院子里从来不会蹿进来这种东西,顾洛允刚想叫人把猫拎出去,云念就进来了。
“哎呀,你躲在这呢。”云念一把抱起小猫崽子,“夫君,药好了,现在喝么?”
“不想喝,你不嫌脏?赶紧放下。”
云念挑眉,“小猫干净着呢,厨房里那只花花刚生的,我平时喂它小鱼干,我今早去厨房,它叼过来特地给我炫耀了一番呢,送我了。”
“你还给猫起名字。”顾洛允想了想道:“厨房那边来往的都是下人,你也要注意身份。”
云念很想说人人平等什么身份不身份,但你跟一个从小接受是三六五等教育出身的贵族公子,是很难让人摒弃自己的观念,让人认可你的。
“我去也是为夫君和母亲做点吃的。”
顾洛允看她怀里那猫,“要喜欢养,还是让人洗洗干净。”
“我知道的,我会养猫!”
“喜欢猫?”
云念摸着小奶猫,“小猫咪这么可爱,谁不喜欢。”
她生怕顾洛允要把猫给丢了,凑近道:“夫君不想喝药可不行,要不央央喂你喝?”
顾洛允觉得最近给她惯的无法无天了。
刚想教训一下,云念就把药给端来了,“我也是为夫君好,你要是身子骨好了,就不用天天在家里被我烦了。”
顾洛允心想也是,端过药一口闷了。
云念啧了一声,狗男人,看不到我这么开心呢!?
顾洛允刚想说自己抓到她小表情了。
门口就传来了声音。
“臣奉陛下口谕前来探望陆大人,你们拦着我是什么意思,给我闪开。”
云念一愣,顾洛允蹙眉。
“我走?”福慧嬷嬷说了不让见外男。
顾洛允眯起眼,“来不及了。”
他抓过云念塞进了桌子底下。
云念抱着猫,蜷缩在顾洛允脚边,心里恼火,什么人来了这么要紧,还不让自己出去。
魏无言一把推开了人进来的时候,顾洛允掸了掸衣袍,装作无数发生的模样。
“魏都督如今权势滔天,便可无邀请便在我卧房来去自如了?”
魏无言眯起眼,“岂敢啊,圣上担心陆大人的伤势,这才让我来看看,这外面那群狗奴才竟然不让我进门,我这不是担心陆大人若是英年早逝,我也好及时回去通报陛下。”
“看来是要让魏都督你失望了,太医说我活个百岁,不成问题,不过无根之人听说岁数顶多六十,魏都督可要保重身体,切莫五十大寿都等不到啊。”
魏无言冷笑,眯起眼看顾洛允,“不劳陆大人费心了,不过长公主说陆大人时日无多,怎么我看,陆大人手脚齐全,很是见状,不会拿咱们陛下开涮吧。”
“魏都督真是好笑,额……”
“陆大人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现在毒发了?”魏无言见顾洛允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立刻开口讥讽。
事实上顾洛允确实难受,压根不是骗他!
她本来没想到来的人会是魏无言那货,要是被他撞见,自己真的是小命不保了。
哪知道小猫崽子看到了顾洛允挂在腰上的流苏穗子,那小爪子巴拉巴拉的,非要去勾。
然后一下就跳到了顾洛允的膝盖上。
云念吓了一跳,赶紧去抓,那猫是多灵活的东西,哪能被她抓到。
云念那小爪子就跟猫抓老鼠似得,左边摸空了摸右边。
顾洛允摸着毛笔的手一顿,佯装无事继续写字。
“如你所见,身子骨还在恢复,魏都督若是想看笑话,不如出去。”
“呵,哪敢啊。”魏无言冷笑。
只觉得顾洛允装腔作势。
“陆大人这身子好像不大对劲啊,该不会是在桌子底下,藏了什么猫咪吧。”
魏无言起了疑心,刚想朝着顾洛允走过来,小猫跳了下来,哒哒哒往外跑。
魏无言收回视线,“看来陆大人还真的挺有闲情逸致。”

陆霁安双手握紧成拳,一把将容央推开,眼底浮现起了杀意。
“不知死活的东西。”
桌面上的东西一扫,陆霁安一把将容央提到了桌上,手掌下着细嫩的脖子,只要他轻轻一掐,就能立刻咽气。
“夫君!”容央惊惶失措,双眼立刻挤出两滴眼泪,一脸的可怜无辜。
“夫君别生气,是我刚才踩到了地毯,我是看夫君在看书,想替你磨墨来着。”
“你以为这话我会信?”陆霁安凑近,呼出来的气,就像是蛇信在她脖颈间舔过,仿佛容央再睁眼说瞎话,他一定不会再心慈手软。
“你知道全京城,像你这样出身的女人有多少个么。”
陆霁安手下用力,“你死了,一张草席裹着丢出去,你家连上门为你要个说法都不会。”
容央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
她向来识时务者为俊杰,美女不跟帅哥计较。
容央小心翼翼地伸手靠近,一边用细嫩的指尖捏起陆霁安修长的指尖,让这手指能离自己的脖子远一点。
“可是我死了,还会有下一个新娘进来不是么?”
容央眼睛不眨的盯着陆霁安的反应。
“她们可未必有我识时务,有我懂事,夫君~”容央说到这,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着,戏精上身一般缓缓道:“我嫁入侯府,便是夫君的人了,夫君要我死,我不会反抗。”
手掌下的脖颈血脉跳动着。
“巧言令色,不知廉耻。”陆霁安一把松开了她,不过也看出了这女人并不蠢。
事实上要远远比自己想得要聪明。
以退为进。
能屈能伸。
容央获得新鲜空气,立刻大口呼吸。
“还不起来死赖着做什么?”
陆霁安看她屁股下压着自己刚才随手丢开的书,蹙眉道。
容央心里火大,她倒是想起来,人都被掐得快窒息了,脑子不得缓缓?
容央觉得自己容忍这厮也够久了,他丫的是给脸不要啊!
冷暴力男,好好一个人张嘴就喷粪。
姐几千万粉丝,都没见过这么一号金钟罩。
“你找死是吧。”这大魔头果然发飙。
找死!谁找死还不知道呢!
随后,趁着陆霁安还没掐她,容央赶紧要跑。
男人的动作比她更快,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哎呦!”她被他用力推回书桌。
容央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赶紧怂到求饶:“郎君我错了!我刚才鬼上身,我可不是要骂你啊!”
陆霁安呼吸粗重,眼尾泛红,他手撑在了圈椅上,“还不滚回里间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