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沈听澜陆向暖小说最新章节

沈听澜陆向暖小说最新章节

沈听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怕沈听澜担心,瞒着没告诉他。没想到沈家父母找了上来。刚一见面,沈母一把就把我抱进了怀里,拿手轻拍着我的背,像在哄小孩。「暖暖不怕,不怕啊。有妈在呢,妈帮你做主。」她的声音似是带着魔力,莫名其妙的委屈涌上心头,我有点想哭。沈父听着沈母的称呼,忍不住轻咳提醒她,「你别把人小姑娘吓着了。」沈母瞪他一眼,「你懂什么,这不迟早的事。」

主角:沈听澜陆向暖   更新:2022-11-14 20: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听澜陆向暖的其他类型小说《沈听澜陆向暖小说最新章节》,由网络作家“沈听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怕沈听澜担心,瞒着没告诉他。没想到沈家父母找了上来。刚一见面,沈母一把就把我抱进了怀里,拿手轻拍着我的背,像在哄小孩。「暖暖不怕,不怕啊。有妈在呢,妈帮你做主。」她的声音似是带着魔力,莫名其妙的委屈涌上心头,我有点想哭。沈父听着沈母的称呼,忍不住轻咳提醒她,「你别把人小姑娘吓着了。」沈母瞪他一眼,「你懂什么,这不迟早的事。」

《沈听澜陆向暖小说最新章节》精彩片段

陆母要帮陆明珠,陆父陆明宇没法跟自己的妻子、妈妈对着干。

我的律师最后居然是靠了沈家的人脉。

我怕沈听澜担心,瞒着没告诉他。

没想到沈家父母找了上来。

刚一见面,沈母一把就把我抱进了怀里,拿手轻拍着我的背,像在哄小孩。

「暖暖不怕,不怕啊。有妈在呢,妈帮你做主。」

她的声音似是带着魔力,莫名其妙的委屈涌上心头,我有点想哭。

沈父听着沈母的称呼,忍不住轻咳提醒她,「你别把人小姑娘吓着了。」

沈母瞪他一眼,「你懂什么,这不迟早的事。」

沈父无奈地瞧着她,对上我的视线,冷冰冰的一张脸尝试着挤出笑意。

「我们暖暖那么善良,那么好的孩子,陆家不疼,我沈家疼!」

我想说,其实我不善良。

她的儿子最开始选择帮我,是害怕我长大后危害社会。

那天,沈母以近乎强势的态度将我从陆家带走,顺带还嘲讽了一顿。

我有些呆地被一路带着,直到跟沈母待在沈听澜的房间时才反应过来。

「好孩子,吓坏了吧。今晚妈陪着你睡,什么妖魔鬼怪我都帮你赶跑。」

「不,不用的阿姨。」我下意识拒绝,「我一个人睡可以的。」

「叫什么阿姨。」沈母眯着眼伸手捏捏我的脸颊,笑道:「不用不好意思的,跟妈客气什么。」

「对了!」她说着,从床侧掏出一本故事书,「听臭小子说,你喜欢听故事。」

我一默,沈听澜是把我的老底抖给多少人了。

沈母兴高采烈地翻开书,清清嗓子,兴奋得紧。

「老娘早就想体验有个闺女的感觉了。闺女就是好,香香的乖乖的,比那两个臭小子不知道好多少。」

「对了,你要不要听臭小子的囧事,我给你讲,他八岁的时候还尿床了。臭小子怕我发现,忙拿着吹风机吹啊,但是那个味道,啧一言难尽……」

沈母像一个话痨,嘴巴不停。

我乖巧地听着,脸上的笑就没停过,盯着沈母的身影。

她激动地讲话的时候容易带上肢体语言,生动得很。

陆明珠说陆家早有心仪的儿媳妇了,我想我知道那个儿媳妇是谁了。



我很怕睡相不好打扰到沈母,直到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她把我抱在怀里。

我有些贪恋,闭上眼。

沈听澜的妈妈真好啊,我居然还想着把她的儿子绑了,让人找不到我们。

我有罪,但不改。

起床的时候,难得看到了沈听澜的哥哥。

他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见过他。

那次沈听澜学了一手自行车,自信地想要载我。

我答应了,然后跟他齐齐摔了个狗啃泥。

他被他哥逮到,狠狠揍了一顿。

从回忆中出来,我听着沈母在内涵大儿子。

「有些个不省心的玩意儿,眼看三十了对象都没有,催催催都没用。还好重开的小号学精了,早早撩了个儿媳妇。」

我脸一红。

沈听澜的电话打来了,问我的情况,我一顿说自己真的没事,真的很好,他才作罢。

我说:「你这样隔三岔五地就请假飞来飞去,学业不要了?我真的没事。」

我还问他怎么知道的。

沈听澜摸摸鼻子,无奈地说:

「我家老头呗,大早上给我打电话,说我媳妇把她媳妇拐跑了。」

他在撒谎,但我也没深究。

在沈家住了一个星期,沈母带着我逛。

跟陆母不一样,陆母是逛着的时候看到东西觉得好就给我买。

沈母兴致勃勃地带我,问我有没有特别想买的东西。

没有的话,就由她主动领着我,拿着东西问我喜不喜欢。

一个星期后,我终究选择回了陆家。

陆家给的条件很诱人,陆母在陆氏的百分之十股份,以及我那个过世的外公公司的百分之三十五。

陆父那边,将在陆明宇陆明城成年后,分出剩余的股份全给了我,等我成年那天正式生效。

沈家找的律师很给力,再加上铁板钉钉的证据,陆明珠还是坐牢了。

陆父带着陆母去旅游了,散散心。

陆明城选择搬到学校宿舍去住,临走前,他告诉我,

「珠珠拜托我跟你说声对不起。还有抱歉,是我造成了你的苦难。」

我回他,「不接受不原谅。」

陆明宇成了唯一在家的人,陆父把工作完全交给他后,他变得更忙了。

但仍然坚持着回来,或早或晚,但每天早餐的桌上我都能看到他。



下学期时,陆母回来了。

冲刺的高三阶段,她每天忙前忙后地亲手给我做羹汤。

我全都照收,顺带没感情地说上一声谢谢。

我没有离开陆家选择住宿。

毕竟愧疚的人不是我,虚心的人不是我,心存妄想的人也不是我,我没必要躲。

对我来说,饭菜是她做的还是保姆做的,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高考,我如愿考上了自己想去的大学。

成人礼上,我得到了一份大礼。

不知道是不是从沈听澜那儿得的消息,陆家一群人全部送的是钱。

我对陆家的感情没有期待,但财帛能动我的心。

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陆明宇找我谈话,我与他聊了很多。

最后陆明宇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听到我叫他一声哥哥,我说当年我就说过了。

他问我要那么多钱干嘛。

我说,「攒钱养沈听澜啊。」

「那小子真是给你下了迷魂汤了。」

我微微一笑。

不是迷魂汤,如果沈听澜没出现,而我又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被陆家认回的话,那我跟陆家的关系还可能有所缓和。

但不是。

沈听澜弥补了我人生中的大部分角色,把陆家人的戏份给抢完了。

如果有一天有人把沈听澜和陆家的人绑了,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沈听澜。

零点,沈听澜准时的一句生日快乐发来。

,18 岁生日会当天,陆父找我谈话。

陆家人一如既往,找人谈话一个接一个的。

谈到最后,陆父十分认真地询问我:「能让我摸摸你的头吗?」

我后退一步,「不了,会长不高的。」

我知道他、陆明宇对我的态度自始至终和陆母、陆明城不一样。

但我这个人,喜欢搞连坐。

陆家的生日宴办得很盛大,主角却在说了感谢语之后匆匆离场。

我被沈听澜带到海边,那里竖着几个帐篷,支着烧烤架。

一行人围着烧烤架和小桌子忙碌着。

沈家人全都到场了,沈听澜的几个好兄弟,以及我这十八年里难得交的几个好朋友。

我看见沈父挽起西装袖子,递给沈母一串烤好的肉。

见我们来了,几个人拉响礼炮筒。

「欢迎我们今天的寿星呀!」

我笑得灿烂。

黑暗的世界里有了光明,腐臭的烂泥里长出了鲜花,风一吹有了花香。

「咻~~嘭!」巨大的烟花散开。

沈听澜走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十指相扣。

烟火的光亮下,他笑得张扬,凑近我的耳朵边道:「喜欢吗?女朋友。」

我歪头一笑。

「做得不错!第一天上任的男朋友。」



「我的小魔女想什么呢?看着心情不是很好呀。」调侃的声音传来。

我踏出别墅小区的门,就瞧见一个人靠在停着的小电驴旁,视线直直盯着我。

我急步走过去,瞧了瞧小电驴的粉皮肤,上面还贴了好几个哆啦 A 梦。

「猛男粉?」我好笑地看着沈听澜,然后故作痛心疾首道:「堂堂沈二少开个小电驴,可真是太掉身价了!」

沈听澜毫不客气给了我一个暴栗,制止我做作的演技。

我不满地瞪他,咬牙切齿道:「嘶……痛!王八蛋!」

沈听澜帮我揉着早就不痛了的额头,笑骂,「王八蛋的女朋友不也是王八吗?」

「谁是你女朋友?」我瞪他!

「你未来都被我定了,还想跟别的男人跑了不成。」

他一笑,无奈地摊着双手,脸颊两侧露出浅浅的梨涡。

我十分客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从遇到沈听澜开始,他得被我杀不下八百次了。

不过现在……

我想了想,舍不得。

沈听澜看到我被花汁弄脏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湿巾,细致地将我的手擦干净。

又温柔地帮我戴好头盔。

黑色的,顶上白漆还喷了个帅字,酷极了。

小时候弟弟看电视,我在旁边蹭着看了些。

那个叫野比大雄的孩子,身边有一个守着他的机器猫。

机器猫的百宝袋总是能掏出神奇的道具,帮助大雄。

我顺着沈听澜的下巴往上看,他眉眼认真。

沈听澜没有机器猫的本事,变不出神奇的道具,改变不了我这些年极度痛恨想要逃离的东西。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听澜成了我的哆啦 A 梦的呢?



他的粉头盔上有着两个毛绒绒的耳朵,我忍不住伸手踮起脚想去捏。

两个人一时间靠得近了,我听到身后一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

我回过身,瞧见是追出来的陆明宇,一脸抓奸的恼怒。

哦豁,打情骂俏耽搁的时间有点久了。

陆明宇双眼瞪得浑圆,像极了我那讨厌的养父生气时的神情。

我拍拍沈听澜的肩膀,无视陆明宇,「走吧。」

沈听澜利落地上了小电驴,我忙跟上。

陆明宇冲着沈听澜道:「沈二少!我妹妹还小,你拐着我妹妹早恋,深夜离家不太好吧!」

富豪圈,沈听澜跟陆明宇认识并不奇怪。

不过我想着陆明宇说的深夜,看了眼手机。

八点半,夜猫子的生活好像才刚刚开始。富家少爷这么年轻就开始养生生活了?

不过好像没啥用,我瞧着陆明宇的头发。

虽然有刘海挡着发际线,但瞧着露出的一点边缘。

emm……有点秃。

沈听澜偏过头看他,帅气挑眉,

「妹妹?还不一定吧!陆大少的脑子什么时候坏到去乱认妹妹,来管我家暖暖的事了?」

他停下来,似是打量了一番后,认真点头道:

「我们沈家的私人医院脑科医生技术还是蛮好的,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介绍。当然,我们家医生植发的技术也是可以的。」

沈听澜不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转世吧,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拉着沈听澜的衣服,丝毫没有憋笑的自觉。

他嘴巴毒得很,我一早也领教过。

陆明宇的表情像是要吃人,就要冲过来拽我下车。

沈听澜手把一拧,小电驴滴滴响,以 25 码的速度将人抛在了身后。

我瞧着,远远的距离倒是不算,不过陆明宇跑着是追不上了。

一路上,沈听澜高兴得哼起了歌。

我听着他五音不全的歌声,唱着「骑着我心爱的小毛驴,我永远不会堵车……」

沈听澜说话时声音很好听,可唱歌一言难尽,总是折磨我的耳朵。

我借着他的身体挡风,开口道:「沈听澜,你以后不会也那么快就变秃吧!」

谢顶男朋友……我想到沈听澜一张俊脸,脑袋却是地中海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寒蝉。

「要不咱俩还是好聚好散吧!」

「屁!」沈听澜咬牙切齿的声音随着风钻进耳朵里,「我沈家就没谢顶这项基因。」

话是那么说,不过后来真正开始交往后。

我瞧着他的洗发水,瓶子上清一色的生发固发功效。



第二天的下午,陆父就出现在了我小公寓的门外。

公寓小得很,陆父进来时一时间没地方站脚。

彼时,我刚给来来洗完澡。

我捡到它的那天,小狗若不可闻的叫声被纸箱和车流声淹没。

可鬼使神差的,我拿开了纸箱。

它是被抛弃的,扔在垃圾桶旁。

我跟它蛮像的,毕竟它没人要没人爱,我也没人爱。

现在也蛮像的,它有了我,我有了沈听澜。

来来很乖,但洗澡时还是会弄湿我衣服。

我给它弄干着毛发,等着陆父出声。

他只局促地坐在我给他拿的胶板凳上,双手放在膝盖上,腰背板直。

我看他一眼,想着富豪此刻应该是觉得这个板凳搁屁股。

吹风机轰鸣中,他斟酌着开口:「来来……来来多大了?」

「一岁了。」

陆父的手在西装裤摩擦着,缓声道:

「珠珠昨晚主动说了回去,你也知道向家那对夫妻的德行。」

他语气一停,声音中更多了些愧疚,「爸爸知道你恨,但你受的苦不能让别人再受一次了。」

我垂眸,自顾自加快了拿着吹风机的手抖动的速度。

「不过你放心,珠珠以后不会跟我们住在一起。她今年就升高三了,出了那么多事,在向家会不利于她高考。我跟你妈妈商量,让她住别处,她不会打扰到你的。」

「我把陆明珠逼走,陆明城不得恨死我?」我关了吹风机,没顺着他的话接,又拿梳子给来来梳毛。

「再说,她一个女孩独自住在外面,多危险?到时候你们不得提心吊胆的?在十多年的感情面前,我就没想过跟她比你们之间的亲缘情分。」

陆父脸色一变,环视公寓一圈视线最后落在我身上。

我的每一句话都在无意间提醒着他,我自己一个女孩住在这狭小的出租房里,也会危险,但没人替我担心。

我有些无奈,再次认真道:

「陆总,我一开始就只打算要二十万断绝关系。毕竟无父无母又有钱,我乐得自在。」

「暖暖。」陆父唤我,「你太偏激了,裹着自己,沉在过去,把痛苦纠结于别人,让别人跟着你一起痛苦沉沦。就不能给爸爸妈妈一个机会吗?我跟你妈不会偏心的。」

「可我要的,就是偏心。」我猛然将梳子扔在地上,声响有些大,震慑住了陆父,也有些吓到了来来。

来来用脑袋拱着我的手,我伸手揉揉它的脑袋,深呼吸一口让自己恢复理智。

「把痛苦纠结于别人?所以我被打被骂没饭吃,是因为我活该是吗?」

陆父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都说了直接给钱就是。」我打断他,「是你们非得彰显自己,要把我带去陆家。还要我来大度原谅。」

一滴泪适时落下,我随手抹一把脸,站起身开门。

「陆总回去吧。」

陆父不想走,却碍于我直接开了门,站在那里一副恭送的模样。

他与我对视,想要说些什么,我移开眼。

等他走后,我兴奋地抱起来来,跟它道:

「来来对不起,吓到你了。不过,我的演技可真特娘的好!我就是妥妥的未来影后小天才,娱乐圈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

我没忍住开怀大笑,眼睛莫名其妙地流泪。

怎么演戏憋出来的泪珠子,还收不回去了呢?

一刀刀扎在别人心口上的滋味可太好了,我痛苦了那么久,怎么可以就我一个人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