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穿书少女江墨江野沈蓝珠苏安安

穿书少女江墨江野沈蓝珠苏安安

江墨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男友的白月光是我家保姆的女儿。他说他忍着恶心抱我都是为了他的白月光。因为我家更有钱,他要从这里搞到钱去养他的白月光。...

主角:江墨江野沈蓝珠苏安安   更新:2022-11-15 17: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墨江野沈蓝珠苏安安的其他类型小说《穿书少女江墨江野沈蓝珠苏安安》,由网络作家“江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友的白月光是我家保姆的女儿。他说他忍着恶心抱我都是为了他的白月光。因为我家更有钱,他要从这里搞到钱去养他的白月光。...

《穿书少女江墨江野沈蓝珠苏安安》精彩片段

男友的白月光是我家保姆的女儿。

他说他忍着恶心抱我都是为了他的白月光。

因为我家更有钱,他要从这里搞到钱去养他的白月光。

还说想看到我得知后痛不欲生的样子。

痛苦……个屁。

我转头就哼着歌去找了他更有钱的弟弟。

没想到弟弟是个病娇。

少年眉目如画笑起来却危险迷人。

「姐姐亲我一下。」

「今晚就让渣男去讨饭。」

「江墨别亲,待会沈蓝珠就发现了。」

「她发现了不是更有意思?」

我透过门缝看见走廊尽头的两人正抱在一起,嘴上说别亲的女生倒是很诚实地踮起脚尖比男生还主动。

我才意识到我穿书了。

对面一个是我的未婚夫,一个是我家保姆的女儿。

而我就是他们口中的沈蓝珠,一个恶毒女配,刚穿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这是一本豪门校园追妻甜虐文。

男主江墨是江家小少爷,一中的校草,明明有了未婚妻却喜欢上了保姆的女儿,也就是我们书中所谓的漂亮可爱又容易害羞的女主苏安安。

此时的男主已经有了联姻的未婚妻,也就是一中的校花,首富千金沈蓝珠。

这两人每天背着沈蓝珠从学校到家里一起学习,因为偷偷摸摸的感情发展飞速。

女主一边说不可以这样,你有女朋友不可以喜欢你;一边又很诚实地和男主亲亲抱抱,还安慰自己男主是家族联姻他自己并不喜欢,自己没有错,爱情大于一切。

而男主一边喜欢女主又一直吊着沈蓝珠,自然是因为她首富独女金贵无比的身份和背后的利益。

他安慰自己要忍着恶心和沈蓝珠逢场作戏,等把沈家据为己有再光明正大地和苏安安在一起。

两人虐来虐去,自以为为了爱情做足了牺牲,你追我我追你,她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书里男女主最虐的一场戏是男主为了江家生意想稳住沈蓝珠,就自以为是地亲了她一口,然后被女主看到伤心离去,男主找了女主一夜才找到苏安安抱着她哄她。

他说,我忍着恶心亲沈蓝珠,都是为了你。

我爱的是你。

女主又感动得要死,破涕为笑。


她的内心独白是,江墨为了我如此隐忍和那个女人演戏,那么委屈自己我好感动好爱他。

他们倒是爱得轰轰烈烈,只有可怜的女配受伤的世界达成了,被男主糟蹋了一片真心不得善终。

后来,男主成功和沈蓝珠结婚骗到沈家的股份和机密一步一步架空了沈家,这期间还在别墅养着苏安安,每天利用着沈家,又在背后各种恶心沈蓝珠还找人羞辱她让她怀孕。

最后男主彻底掏空了沈家,害得沈蓝珠流产后果断和她离婚了,第二天就给了苏安安一个世纪婚礼,小说里两人圆满地在一起,追妻成功。

而女配沈蓝珠因为家庭破产,父亲脑溢血去世,孩子流产,受不了打击自杀了。

小说最后一幕,两人还说沈蓝珠恶人有恶报,死有余辜。

可是她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喜欢上了江墨而已。

相反看起来善良可爱的女主却打着「爱情」的名义知三当三和别人男朋友卿卿我我呢。

此时我穿来的时间点正是上学时期,两人有点暧昧享受偷偷摸摸的时期。

作为恶毒女配,男主此刻的未婚妻,我应邀参加他的生日宴。

外面一众宾客热闹非凡,这两人却躲在无人处接吻。

我拍下照片就懒得搭理他们了。

我现在的关注点不在男主身上,而在别墅外面的庭院里。

那个少年江野。

一个书中 bug 一样的存在,前期因为家境窘困被迫隐忍,后期却强大到连商业大佬男主都忌惮害怕的美强惨,男主的私生子弟弟,不过目前剧情还没有解锁到这里。

冬日的雨夹雪里少年独自被罚站在庭院,洗得发白的球鞋已经被冰冷的污水浸透,即使只穿了件单衣却依旧脊背挺直。

作为书中未来大反派,覆手翻云的商业大佬,此时的江野却是个领着助学金家境贫寒的小可怜。

这是男主刻意在羞辱江野。

仅仅是因为苏安安今天在学校里为了让江墨吃醋就刻意和江野说了句话,于是男主就怀恨在心,在今天江野来他家拿助学金的日子里刻意为难他,让他只穿一件单衣在雨夹雪里罚站,在一众同学面前羞辱他给足了他难堪。

透过长廊和风雪,江野抬起眼,我屏住呼吸一眼就足以被他惊艳。

不愧是书里后期呼风唤雨般的存在。

满庭风霜,唯有那张如画般惊绝艳艳的脸,眉目落拓,唇色嫣红,明明身上都是雨雪,眼神却倔强得清冷,如同蛰伏的狼崽子。

清冷却危险。

我笑了笑极为灿烂,用唇语给他说道:

「别怕,待会大小姐给你撑腰。」

也不管他有没有看到我就转身离开。

不过依照江野谨慎冷漠的性格看到多半不会相信。


「唉……江墨和苏安安呢?」

我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在场众人才反应过来好像主角不见了,巧的是苏安安也不在。

大家平常自然不会在意苏安安,不过我提了一嘴把不在意的东西点出来就不一样了。

前世原主死的时候,大家都没发现江墨和苏安安有一腿,还夸江墨深情呢,后期江墨还找人侮辱原主给她拍那种照片发给媒体,让原主被千夫所指以为她背叛了婚姻。

真正背叛婚姻的功成身退洗得白白的江墨被众人祝福,成为爱情的模范情侣。

这一次,我就要一点一点让他们见不得光的感情逐渐暴露在光下,也让他们尝尝千夫所指受人唾弃的滋味。

此时江墨和苏安安先后从楼梯那边走过来,众人的眼神微微变了变,江墨自然察觉到细微变化朝我走来。

「刚刚管家说,你给那个贱种送了衣服?」

我只是抬了抬眼冲江墨笑了笑。

男主隐隐发怒却又忍住,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你不知道他得罪了我么?

「我讨厌他。」

果然江墨在原主这里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明明是借着原主家的势力,仗着原主喜欢他对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撩了撩裙子,依旧漫不经心地无视他的怒气:

「可是我不讨厌他。」

相反对他还很有兴趣呢。

江墨显然以为我听不懂他的暗示,神色微冷。

「我说我不喜欢他,所以你也应该一样。」

实在好笑。

我只是装作无辜地看着他,眨起水灵灵的大眼睛嘴角含笑。

原主本就是大美人,不然也做不了一中的校花,只是平时都一副冷美人的模样,又对男主说啥听啥让男主觉得没趣。

江墨愣了愣,眼里转瞬即逝的惊艳红随即又冷了脸:

「沈蓝珠你什么意思?故意和我做对。」

我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和苏安安,笑得越发灿烂。

苏安安自诩善良,只是看着江野因为她被牵连却连一句话都不说,转头和男主卿卿我我。

突然感觉到原主和江野都是这段玛丽苏爱情的陪葬品,有种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

「江墨,希望你搞清楚。

「我沈蓝珠做什么不需要看你脸色。」

我只是笑着,然后就哼着歌离开了。

「对了苏安安你应该坐不了我的车了,让江墨送你吧。」

正好让他们处处感情,不是喜欢待在一起么?

就待个够,

况且我的车里还要带别人呢。

有无关人士怎么行。

作为首富千金的原主对男主几乎是觍着脸对他好,要什么给什么,好到让这个男人忘记了自己是谁。

不过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我会让他记得我沈蓝珠是沈家独女,首富沈家唯一继承人。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走出庭院,江野仍旧站在那里。

只是看起来似乎更虚弱了,甚至有点发烧。

走近他,我踮起脚尖把手上多的大衣给他披上,用唇轻轻碰了他的耳边轻轻说道:

「走,大小姐带你回家。」

少年的脊背僵住,眼神带着满满的戒备和警惕。

只是耳朵却没出息地红了。

江野就那样看着我,似乎在探究我到底要干什么。

不安全感和警惕早就已经深入少年的心,从小就要被迫讨生活与贫穷斗争的男孩,自然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施展的善意,

更何况我还是江墨的女朋友,

更看起来别有目的一些。

我就那样迎着他的眼神坦坦荡荡:

「先跟我走,不然江墨会让你站在这里一晚上。」

书里就是这样,他站在冬日的雨里一整夜,醒来浑身冻僵为了不闹出人命才找个人给他送去了医院。

男主的眼睛里只有女主和钱,别人在他那里不过一介蝼蚁,他不会在意。

而那个少年却在冬日的雪里冻伤了神经永远地失去了双腿,才会变成后期那么阴鸷隐忍的模样。

少年如画的眉目萧瑟,嘴角微抿,明明落魄却仍旧平静不显情绪。

他自嘲地扬起嘴角:

「受制于人只能低头。

「我认。」

低头么?

可是我看他从头到尾即使已经虚弱得都快站不住了,却依旧挺直了脊背。

他就是不认命,不认该死的、被摆布的命运,才会后期成为那么强大的存在。

在书里只是寥寥几笔带过的人,只是为了表现男女主玛丽苏情感的 npc。

其实他们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沈蓝珠是,江野也是。

我靠近他,把伞倾斜给他,只有一步之遥抬起头笑得灿烂。

「江野和我走,你胜算更大。

「大小姐只会来救你。」

永远不会害你。

即使这时候的江野不信任我,可是他这么聪明的人最会权衡利弊,他懂当下和我离开是他的最优解。

所以他一定会和我走。

总有一天他会只和我走。

把江野带回沈家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

某人一路上坐在车里出奇地安静,只是看着窗外眼里带着不符合年纪的疏离和沉静。

闪烁的车灯忽明忽暗地照在他的脸上衬得他好看得如同黑夜里唯一鲜艳夺目的油画。

「江野,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


我托起脸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夸得一脸真诚。

很难有人不对着这样的脸不真诚吧。

少年听到后脸别到一边,脸都红得不行,避开我的眼睛。

不知道发烧还是别的原因。

刚刚还清冷的男孩表面仍旧波澜不惊,不过就是从他没表情的样子读出了点害羞。

良久才听到他闷闷地点了点头,表示他听到过,

而且可能从小就知道自己好看。

我失望地「哦」的一下:

「看来我不是第一个夸的啊。」

说完我不服输地侧过去飞快地亲了他一下:

「那我得做第一个亲你脸的人才行哦。」

然后我就看到江野耳朵一秒变红。

一向不喜形于色的男孩子突然蒙蒙的,居然有点可爱。

虽然脑子里都是心机和算计,感情方面意外地反差。

原书里就是这样,即使后期他早就已经想要什么都不费吹灰之力,可是感情依旧一片空白,一心只扑在事业上。

他曾在寂静的长流河边上看着落日波澜壮阔,神色漠然。

他历经前半生的人情薄凉便信奉绝情绝爱,多少强大都是因为情才有软肋。

于是他不肯有软肋。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后来对爱情视为洪水猛兽的男人,在这个初冬的夜里,在晚风吹进的车厢,只因为一个轻轻的吻红了脸,仍旧像个少年。

江野抿了抿嘴角用近乎冷漠的语气咬牙切齿地说:

「沈大小姐自重。」

只是那个耳朵红得不行。

眼神闪躲不敢看我。

真好,现在的他还有机会去做鲜活的自己。

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想逗他,到了别墅我把他带到了隔壁房间。

「你先去洗澡。」

我递给他衣服,冲他抛了个笑眼。

江野别过头,就是不肯接我衣服。

此时他的感冒已经愈演愈烈,甚至有点咳嗽。

我也不忍心再逗他,正经起来:

「认真的,这是温泉房,你进去好好洗个澡会舒服点。」

他看着我,似乎是不敢相信我会这么好,最后才默默地伸出手拿起衣服。直到……看到我给他准备的苦茶子,脸瞬间都黑了,眸子里带着点不爽,一转即逝。

「大小姐家里一直都有这种……东西?」

呦……这语气怎么有点酸。

「是啊,我是有未婚夫的人准备一下也正常。」

我摊开手一副就是如此的样子。

江野气笑了直接不要。

「忘记了大小姐是有未婚夫的人。」

语气阴阳怪气的。

他指了指被扔掉的苦茶子:

「别人的我恐怕无福消受。」

看他那副受气包的傲娇模样,我才小跑着上前抱住他的胳膊近乎撒娇地晃了晃:

「逗你的,这是刚刚我让管家买的。


「还有这里我给你冲了感冒药,还有给你热了一碗粥,晚上肯定没有吃。」

我喋喋不休地说着,突然少年牵住我的手,他的眼睛带着难得的认真:

「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湿漉漉的眼睛,微微颤动的睫毛,因为发烧有些干裂的唇,可是依旧好看得让人心动。

我冲他笑了笑:

「因为你好看啊。

「江野我很肤浅的,不忍心好看的人受委屈。」

他抓紧我的手渐渐松开,脸上带着释然又有些落寞,微微抿起的唇扯起,自嘲地笑了笑:

「那要谢谢这张脸,能让大小姐垂青。」

我没说话,江野这人出了名地爱猜忌,他不会轻易相信别人,所以我只能这么回答。

反而他会真的相信我没有别的恶意。

这是第一步,让他不要防备我。

「可是江野,你也是唯一一个,仅仅用那张脸……就让我忍不住带回家的人。」

床头的暖灯氤氲的光,少年脸上微微的落寞似乎一扫而空,他微抿的嘴角扬起了不易察觉的弧度。

苏安安回来时江墨和她一起。

两人就在楼下卿卿我我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

见到我下楼,两人才分开,江墨一副守护者的样子把苏安安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我:

「蓝珠,我只是把她送回来而已,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苏安安一副小白兔惊吓的样子,眼睛都红了,看起来我要把她吃了一样,她扯着江墨的衣角不安地发抖。

靠绿茶就是绿茶,我不过下楼倒杯茶,连话都没说她就一副我多吓人的样子,难怪原主这么讨厌她。

搁谁谁不恶心,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抢男人就算了,还各种绿茶卖惨。

要是原主此刻肯定吃醋得不行,甚至可能气昏了头跑去打她一巴掌,然后绿茶的目的就达到了。

她善良可怜、委屈巴巴的人设就立住了。

不过我可不会让绿茶得逞。

见我越走越近,江墨越发脸臭了。

「蓝珠,你要做什么冲我来……」

我直接略过他们,泡了杯红茶。

「还是红茶好喝,绿茶虽然好喝,天天喝可不行。」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江墨,你们的事和我无关。

「我沈蓝珠有名有姓,以后还是叫我大名比较好。」

我不痛不痒的样子,江墨反而不开心了:

「沈蓝珠,你别和我玩欲擒故纵这一套。

「我不吃女人的这种小把戏。」

喝完最后一口红茶,我笑了笑:

「哦,随便你。」

然后哼着歌开心地上楼了,身后两人一个比一个脸臭。

「对了,以后苏安安就坐你的车去学校了。」

江墨在书里就是这样,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

原主当时总是防着这两人在一起,所以每天上下学就把苏安安载着,生怕苏安安落单他们有机会相处。

这就让男主更有劲了,每次载着苏安安都像捡到宝了一样惊喜。

他对苏安安就是在这种偷偷摸摸之间越来越上心。

一个是整天冷着脸但是又对他唯命是从的大小姐,一个是每天可可爱爱一会说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一会又说我根本离不开你的小白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