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世界首富从卖荧光棒开始

重生世界首富从卖荧光棒开始

正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龙曾经是个资深酒鬼,不务正业,岳父岳母上门逼迫离婚,妻子最终不幸车祸身亡。后来的他改过自新,努力拼搏,成为亿万首富。妻子的死是他心底永远的痛,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的遗憾。一朝重生回到五十年前,彼时,他依旧是那个资深酒鬼,令妻子失望。好在,妻子还未车祸身亡,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世,李龙发誓要救下妻子,他还要利用自己超前的记忆,扭转乾坤,逆袭成为世界首富!

主角:李龙,王萍   更新:2022-07-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龙,王萍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世界首富从卖荧光棒开始》,由网络作家“正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龙曾经是个资深酒鬼,不务正业,岳父岳母上门逼迫离婚,妻子最终不幸车祸身亡。后来的他改过自新,努力拼搏,成为亿万首富。妻子的死是他心底永远的痛,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的遗憾。一朝重生回到五十年前,彼时,他依旧是那个资深酒鬼,令妻子失望。好在,妻子还未车祸身亡,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世,李龙发誓要救下妻子,他还要利用自己超前的记忆,扭转乾坤,逆袭成为世界首富!

《重生世界首富从卖荧光棒开始》精彩片段

“李龙,你为什么要把结婚戒指卖掉,那是我唯一的东西了!”

“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狭窄的客厅中,一名面容清秀耐看的女子,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瘫坐在地泪如雨下,脸上布满失望痛苦。

而她对面的破旧沙发上,躺着一名半醉半醒的男子。

李龙悠悠睁开眼睛,感觉脑袋剧痛无比,仿佛被大锤狠狠敲击过。

“这是哪儿…我这是这么了…”

李龙一愣,认出了这正是他深刻脑海,不知道多少次午夜梦回的家!

“王萍…”

当看见地上的女子后,李龙瞬间恍惚失神,很快自嘲一笑。

“肯定是最近集团事太多,忙昏头又出现幻觉了。”

看着地上的王萍,李龙眼眶渐渐湿润,回想起当初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

没钱,没车,没房,王萍还是义无反顾选择跟他在一起,未来岳父嫌弃自己是个穷小子,怒得直拍桌子反对。

最后她却没有妥协,甚至不惜跟家里闹翻,和他去了民政局领结婚证。

那时候自己就发誓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雄心勃勃地创业,最后却是被最好的兄弟背叛,导致公司破产,整个人一蹶不振。

失意下整天酗酒,每日醉生梦死,还结识一群狐朋狗友染上赌瘾,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拿去卖了,让这个家本就不好过的日子,雪上加霜!

直到后来王萍出了车祸,他抱着尸体的那一刻才幡然醒悟。

从此白手起家,一步步崛起,到最后家缠万贯,但又如何,佳人已逝,他的心也跟着一起死了。

王萍泪眼婆娑地抬头,悲痛欲绝看着没有任何回应的李龙。

这一刻,她终于绝望。

父母不止一次地逼她离婚,今天还会亲自过来,但李龙却是在这时,连结婚戒指都拿去卖掉。

“他一定会变好的!”

这句她心中曾经无数次用来说服自己的话,此时再也没有任何作用。

既然他已经堕落至此,无可救药,王萍也彻底没了眷恋和期盼。

“我们离婚吧!这样的日子我不想再过了!”

王萍歇斯底里地说完,便哭着起身夺门而出。

李龙渐渐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发现王萍已经离开,看着门口他不由鼻子发酸,嘴唇轻颤着。

“李龙啊李龙,你真不是人!”

“啪!”

李龙悲声痛骂着,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原以为会就此梦醒,一切幻觉消散。

但感觉到脸上传来的疼痛时,他却是愣住了。

“这不是梦?”

李龙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很快又回想起刚才醒来时的脑袋剧痛。

感觉一切都无比真实!

“难道我重生了?”

李龙想起无聊时看过的那些重生小说,很快激动万分地接受自己重生回到过去的事实!

“太好了!”

李龙兴奋得不能自已,下一刻看见墙上挂着的老式挂历,上面那个绿色的数字让他瞳孔一缩。

“二十七号…”

“不好!今天是王萍出车祸的日子!”

李龙瞬间后背发凉,一颗心如坠冰窟!

随即他满脸焦急地冲出门,边朝着记忆中的那条路狂奔,边在心中不停地祈求满天神佛保佑。

李龙跑得喉咙仿佛都在冒火,当他气喘吁吁地赶到,正好看见王萍失魂落魄地站在路边,随即抬脚往马路对面走。

“王萍!”

李龙大吼一声,王萍却好像丢魂似的,没有任何反应。

他顾不得喘口气,因为已经看见那辆恨不得砸成废铁的白色货车,正疾驰而来!

“哔哔!哔哔哔!”

出神的王萍被急促的喇叭声惊醒,本能地抬头,看见撞来的货车,脸上瞬间失色,脑海变得一片空白!

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只剩下一个念头。

就这样死了也好…

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不要!”

“吱~”

伴随着刺耳的急刹车声音,王萍好像还听见了李龙的声音,随即感觉身体一阵失重,很快落地,却仿佛被一个肉垫垫着,想象中的剧痛却没有出现。

急促的呼吸打在她脸上,让王萍忍不住慢慢睁开眼睛。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李龙抱着王萍躺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着,担心地急切询问。

王萍愣愣地看着那张又爱又恨的脸,意识到是李龙奋不顾身救了自己。

加上死里逃生,情绪崩溃失控,下一刻“哇”地哭出声来。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李龙见她哭得那么起劲不像受伤的样子,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轻拍着对方背后安抚着。

周围渐渐聚集一圈围观群众,王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起身,货车司机也已经跑过来,不断道歉。

李龙摆了摆手,随即拉着王萍离开。

“老…老婆,我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我?我知道这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回,我一定洗心革面让你过上好日子。”

“我…我真的…真的很后悔…不想再失去你了!”

李龙拉着还在抹眼泪的王萍,心中很是忐忑不安,说话都有些结巴。

他很清楚自己以前有多混蛋,是如何辜负那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李龙奋不顾身相救,其实已经让王萍心里的气消失大半,听着他那磕磕绊绊的话语,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跟自己表白的时候。

这次李龙的认错真的跟以前很不一样,王萍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有多害怕会失去自己!

“戒指不拿回来我怎么原谅你?”王萍低着头,有些委屈说道。

李龙顿时大喜,激动地抱起王萍转圈。

“太好了!老婆,我保证会赎回结婚戒指!”

“李龙,你快放我下来!那么多人看着呢!”

回到家中,李龙看见岳父王洪山和岳母张丽梅来了,正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眼神厌恶至极。

王萍脸上的喜悦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不安。

“哼!女儿,你跟这混蛋离好婚没?我已经给你物色好一个对象,就是以前看上你的那个富二代钱光祖,家里有钱得很,长得也一表人才,你嫁过去吃喝不愁,每天过的可都是少奶奶日子,你旁边这小王八蛋拍马也追不上!”

王洪山丝毫不顾忌李龙就在旁边,直骂李龙是混蛋王八蛋,恨不得他出门直接被车撞死!

“岳父,你就那么确定对方是富二代?”


李龙神色一动,想起这个叫钱光祖的家伙,开着皮包公司装有钱人,四处盯富家女子骗财骗色,逍遥快活过好几年。

最后东窗事发吃上牢饭,当时还挺轰动的,上了报纸头条,他印象颇为深刻。

面对李龙的质疑,王洪山愤怒拍桌,“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胡搅蛮缠,真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得跟你一样是个穷鬼?”

在他看来,李龙就是嫉妒仇富!

李龙也不在意王洪山嘲讽,笑问道:“听说那钱光祖是搞出口贸易的?”

王洪山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倨傲道:“不错,专跟外国大公司合作,赚外国人的钱,也算为国争光!”

李龙面无表情呵呵一笑。

“岳父,那你可曾听说过他的仓库在哪儿?出口的又是什么货?货源从哪儿来的?一般都卖到哪里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还能有假不成?”王洪山嗤之以鼻。

李龙摇头笑道:“没什么意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骗子那么多,可要提防上当。”

王洪山被李龙说得有些半信半疑,因为的确没听说过钱光祖的公司具体是做什么。

而且钱光祖来拜访时,他曾试探能不能分一杯羹做做供货啥的,结果对方神情有些古怪,马上就转移话题。

怀疑归怀疑,王洪山嘴上依旧不服软,“哼,你一个公司破产的人少在这儿多管闲事,别人怎么做生意关你屁事,我看你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李龙挺直腰板,一手搂着王萍,“她是我媳妇,这事我怎么不能管?!”

王萍心中充满安全感,鼓起勇气看向父母。

“爸,妈,你们不用给我物色对象,无论李龙是贫穷还是富有,他都是我的丈夫,我是不会跟他分开的!”

她感觉李龙就跟突然换了个人似的。

以前哪敢这样跟父亲争辩?

仿佛过去那个刚创业时,自信沉稳的李龙回来了!

王洪山听着女儿那坚定的言语,气得心脏疼。

当初就一心想将女儿介绍给钱光祖,若是成了,自己的事业也能在女婿的帮助下腾飞。

哪知女儿却看上李龙这一无所有的穷鬼,如今钱光祖回来,依旧对女儿念念不忘,还特地登门造访。

多好的机会,她却依旧执迷不悟!

张丽梅眼含热泪看向女儿,苦口婆心地劝说。

“萍儿,你跟着李龙只会受苦,怎么还不知悔改?”

“听妈一句劝,和李龙离婚,钱光祖才是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人。”

“二老请恕我直言,我李龙才是这世上最爱王萍的人,我保证从今天起,一定努力上进,让她过上幸福生活!”李龙信誓旦旦道。

王洪山嗤笑一声,瞥见王萍空荡荡的手,开口问道:“你一直戴手上的钻戒呢?被他拿去卖钱用来赌博喝酒吧?”

曾经女儿就戴着这戒指,在他面前说李龙有多爱自己。

如今连结婚戒指都没了,还谈什么幸福,简直可笑至极!

李龙不由有些尴尬,“我保证三天之内,一定赚到钱把戒指赎回来。”

在事实面前,狡辩撒谎都是毫无意义的,也没这个必要。

王洪山和张丽梅压根不相信李龙的话,钻戒可不便宜!

“好!三天后我再过来,如果你不能把钻戒赎回来,到时候你就必须跟我女儿离婚!”王洪山冷笑一声,索性将计就计。

那个钻戒当初买的时候可不便宜,李龙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赎得回来!

王萍顿时急了,急忙拉扯李龙的衣服,让他不要冲动。

李龙却是没有理会她的阻拦,露出笑容,毫不犹豫答应。

“可以!”

送走父母后,王萍实在忍不住了,气愤大喊道:“李龙,你能不能别再说大话,那个钻戒这么贵,三天之内怎么可能赚得到那么多钱赎回来?”

家里本来就没有存款,而卖戒指的钱,昨晚就已经被李龙打牌输得一毛不剩,现在兜比脸还干净!

“只要有一点本钱,还是可以做到的。”李龙笑道。

他要是这点钱生钱的本事都没有,也不能够打下一片江山。

王萍见他还在说大话,变得更加生气,“好!我给你借本钱,看你三天内怎么赚到那么多钱!”

王萍决心要让李龙认清现实,以后脚踏实地地努力,不要再意气用事瞎说大话。

李龙哭笑不得地站在一旁,摸了摸鼻子没有阻拦。

别跟气头上的女人讲道理,这才是真道理!

王萍拿出手机,拨通最好的闺蜜孙小兰电话,听见声音顿时怂了起来。

犹豫半晌,在小兰再三追问下才支支吾吾问道:“小兰…你能不能…借我几千块给李龙做买卖本钱?”

刚才在气头上不管不顾,到真要开口借钱的时候王萍感觉很不好意思。

“做本钱?我看是当赌本吧!”

“你被骗得还不够,还信他的鬼话呢?”

“李龙现在整就一烂泥扶不上墙,信他会浪子回头脚踏实地去做买卖,还不如信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

“赶紧跟他离婚,姐们儿给你介绍一更好的。”

李龙离得近,把孙小兰的话全都收入耳中,忍不住嘴角抽搐几下。

王萍的朋友中,就数这死丫头棒打鸳鸯最来劲儿!

“小兰,求求你,帮我一回…”王萍有些委屈地瞪了一眼李龙,哀求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孙小兰才语气无奈回道:“好吧好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得陪我去看偶像大华的演唱会。”

王萍顿时陷入两难,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哪来的钱买票去看演唱会。

“你放心,我请你看,不用你掏钱。”孙小兰看王萍犹豫,顿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王萍这才同意,过了大半个小时,身材苗条穿着皮衣短裤,露出两条大白腿,一副酒吧暗夜精灵打扮的孙小兰来到家中。

先是恶狠狠地瞪李龙一眼,随后把一个鼓胀的信封拍在他手上。

“五千,虽然没指望你还,但要是一下就输光了,看我不掐死你!”

说着孙小兰还做了个掐人脖子的手势。

“谢谢!”

李龙也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说来也是咎由自取,谁让自己给人印象太差。

“哼!我们走,先去逛街,然后就去看演唱会了!”

李龙的道谢让孙小兰有些惊讶,但很快抛之脑后,拉着王萍出门。

李龙坐在沙发上,思索着掂了掂手上的信封。

五千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如果想做点像样的小买卖还是不太够的。

只能先做做倒卖快销小玩意儿的活儿,资金回笼必须得快…

“对了!演唱会!”


李龙眼睛一亮,想起每次举办演唱会的时候,荧光棒必定是最受欢迎的东西。

这城市能举办演唱会的场地,就只有市中心的能容纳八千人的红湖大型体育场。

而孙小兰的偶像大华,还是一个红了很多年,依旧没有过气的大明星,他的演唱会必定座无虚席。

有了主意,李龙也不磨蹭,直奔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

“老板,荧光棒怎么卖?”李龙很快找到一家有卖荧光棒的店铺。

“我这就只有中号的荧光棒,批发价三块一根,单卖的话五块。”老板回道。

“三块贵了吧?”李龙微微皱眉。

他必须尽量压价多进点货。

“荧光棒不太卖得动,整个批发市场就两家在卖,我这个价儿真心不贵,一根就赚个几分血汗钱!”老板大声叫屈。

“批发价一块一根,我都要了!”李龙可不吃这套,无商不奸!

当然,一块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但老板漫天要价,他不得落地还钱?!

老板:“......”

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一根两块的价格把这家店铺的荧光棒都买下来。

“你先把货搬出来门口,一会儿我找车过来直接拉走!”

李龙付完钱,问清楚另一家卖荧光棒的店铺,便马不停蹄赶过去。

“得嘞!”老板直挥手,笑得合不拢嘴。

半小时后,李龙以同样的价格把另一家店谈下来,加起来能有两千根,而整个批发市场的所有荧光棒,至此都被他收入囊中。

随后他在市场门口找了辆车,把全部荧光棒都拉到体育场门口。

撑起摊子已经是下午将近五点,李龙肚子饿得不行,买了个盒饭坐在摊子后面狼吞虎咽起来。

“瞧一瞧看一看,大华演唱会粉丝应援荧光棒,十块一根便宜卖了!”

演唱会七点开始,已经零星有人过来,李龙边吃着盒饭边叫卖。

“李龙?!”

忽然听见有人喊自己,李龙转头看见王萍和孙小兰,旁边还跟着一名油头粉面,看上去很骚包的家伙。

“还真是你!怎么跑这儿卖荧光棒来了?”孙小兰眨巴着大眼睛,很是不敢置信。

这混蛋真转性了?居然没拿着她的钱上赌桌!

王萍也没想到李龙会跑这儿卖东西,还蹲在路边吃盒饭,看上去无比落魄,让她不禁鼻子发酸。

“你们来啦,我这不寻思大华开演唱会肯定有很多粉丝,卖荧光棒应该能赚不少,于是我就来了。”李龙笑呵呵道。

“切!忽悠谁呢?卖个破荧光棒能赚得了多少钱?”孙小兰旁边的男子嗤之以鼻。

“你谁啊?”李龙微眯起眼。

“我是小兰的追求者周大军,小打小闹倒腾点服装批发生意,一年也就赚个三五百万!

你就是王萍的老公李龙?混到摆地摊的份上,也是够可怜的。

要不过来跟我混,一个月给你开五千块工资,不少了吧?!”周大军满脸得意之色,他之前就没少听孙小兰骂李龙这个混蛋。

李龙真想拿盒饭给周大军盖个帽,跟我在这儿装啥大尾巴狼呢?!

最后还是看在孙小兰的面子上,他没跟那家伙一般见识。

“我觉得卖荧光棒挺好的,踏踏实实地赚钱,赚多赚少我都觉得安心,我支持你!”

王萍轻哼一声替李龙抱打不平,随后看向孙小兰,“小兰,你们去看演唱会了,我留在这儿帮他卖荧光棒。”

“不用不用,你和她们进去玩吧,这点小事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对了,一人拿根荧光棒。”

李龙还没让王萍享上福,哪儿舍得让她再辛劳,往她手上塞了根荧光棒,随后推着她走向会场。

孙小兰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和周大军直接走了。

吃完盒饭,人流也逐渐开始变多,李龙不断叫卖着。

七点演唱会开始前,他都是卖十块一根,不讨价还价。

能来看演唱会的也都不缺这点钱,而且大部分都是老粉丝,价钱不算太离谱,于是掏起钱来也爽快。

而演唱会开始后,他毫不犹豫立马降价,一根荧光棒从十块直降到了五块,单身狗更是买一送一!

不是他不想多赚钱,而是演唱会已经开始,大部分人都入场了,迟到的人不会太多。

加上荧光棒这种东西,等到演唱会结束就不会再有人买,一块一根亏本都难卖出去。

这就是一锤子买卖,李龙也懒得再带回家占地方。

八点多,李龙进的所有荧光棒都已经销售一空,他算了一下账,很快面露喜色,刨除五千块成本,今晚卖荧光棒赚了不少!

银行这时候早已经关门,李龙也懒得去溜达,便坐在体育场外等王萍出来。

将近十点演唱会结束,人流不断往外涌。

“怎么样?赚了多少钱?”

几人汇合后,王萍满脸期盼地看着李龙。

“呵,一看就没卖完,估计不亏本就已经很好了。”周大军撇了一眼李龙脚边的纸箱幸灾乐祸。

王萍本来还挺兴奋激动的,瞬间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开始担忧起来。

“打开看看!”

李龙懒得搭理他,笑眯眯地踢了踢脚边的纸箱,示意王萍打开。

王萍忐忑不安地上前,打开纸箱一看,顿时惊得合不拢嘴。

“咋了?剩很多荧光棒吗?”

孙小兰和周大军疑惑的凑过来,很快两人也是脸色一变。

只见纸箱里装着的,竟然都是钱!

“哼!都是零钱而已,就没多少红的,别看数量多,真算起来也没多少。”周大军很快反应过来,感觉自己刚才的反应很是丢脸,恼羞成怒道。

“大概六千左右。”李龙耸耸肩,不置可否道。

“听说小兰借了你五千本钱,除去成本,那也才赚一千块,没啥了不起的,而且这种机会一年也未必有一回。”周大军心情终于顺畅起来。

“没事儿,一晚上赚一千块已经很好了。”王萍急忙夸赞,不想李龙的士气被打击。

李龙脚踏实地地干活,是她奢望了很久的事,只要肯努力,她相信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孙小兰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也觉得还可以,日薪一千的人都少之又少,更别说李龙顶多才花半天功夫。

“怎么可能只赚一千,你看到的只是现金,我手机账户上还有将近一万块。”李龙笑了笑,抬手轻轻刮了一下王萍的鼻子。

三人顿时如遭雷劈,下巴都差点惊呆了。

这么说李龙一晚上的功夫,就赚到了一万块?!

王萍原本挺高兴的,但一想到那个戒指是当初李龙开公司赚钱后买的,花了将近八万,顿时笑不出来了。

这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随后李龙直接手机转账,把孙小兰的五千还了。

“大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大哥,求求你救救我!”周大军忽然毫无预兆地一把扑下来,抱住李龙的大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