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余莺莺顾御承

余莺莺顾御承

余莺莺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人声鼑沸的酒吧里,到处都飘荡着浓重的酒气和烟味。“小美人儿,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你姑姑上千万的医药费,我就全包了!”

主角:顾御承余莺莺   更新:2022-09-10 07: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御承余莺莺的其他类型小说《余莺莺顾御承》,由网络作家“余莺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声鼑沸的酒吧里,到处都飘荡着浓重的酒气和烟味。“小美人儿,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你姑姑上千万的医药费,我就全包了!”

《余莺莺顾御承》精彩片段

人声鼑沸的酒吧里,到处都飘荡着浓重的酒气和烟味。

“小美人儿,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你姑姑上千万的医药费,我就全包了!”

我结你大爷,你个糟老头子!

余莺莺忍耐地挑眉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能当自己爷爷的秃头男人。

要不是他身后立着两个身材壮硕的保镖,她早泼他一脸酒了!

大腹便便的老男人看她抿唇不高兴的模样也不恼,反而更加笑眯眯,说话的时候口臭能熏死人!

“考虑好了的话,咱们换个地方再深入交流一下?”

话落,苍老的咸猪手就要去抓余莺莺放在桌边的葱白小手,一脸急不可耐的样子。

“……”不着痕迹的躲开咸猪手,余莺莺笑得像个诱人的小狐狸,“黄爷爷,我姑父没有告诉您吗?半年前我就已经结婚了啊!”

爷爷……

旁边桌身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听到这,合酒咽下了未出唇的笑,眉端不着痕迹地一挑,再次看向余莺莺的眼神里带了明显的惊艳。

女孩身形清瘦,长了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五官精致明艳,茶色的长卷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脑后,米黄色的雪纺长裙包裹着凸凹玲珑的身材,裸露在外的半截小腿又细又白。

尤其是那双清澈无底的小鹿眼透着说不出来的灵动和满满的少女风情。

刚才灯光昏暗,倒是没认出来。

余莺莺?

嚯,那还真是巧了。

男人瞧着她,眉间闪过一抹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得意。

须臾,不动声色地将吧台前的酒保叫到身边,嘀咕着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

末了,他又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暴跳如雷般打着电话的胖老头,唇角勾起一抹颇不怀好意的笑。

……

余莺莺记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喝几口酒,可不知道为什么,从洗手间一出来,浑身忽然热得不行。

“请问您是余莺莺小姐吗?”忽然,一个酒保站在她的面前询问。

“……”余莺莺迷茫地点头。

“是这样的余小姐!”酒保跟她解释说,“您的朋友说她在楼上的豪华套房里等你。”

“朋友?”余莺莺有点懵,

五分钟前,她怕那个黄总对她纠缠什么,趁着他打电话的功夫溜到洗手间里给好友陆静好打电话求救。

那二货说,一会她就在楼上开个房间,让她甩开黄总上去等她。

还说……什么来着?

咦?

酒保怎么一下变成了两个?!

那酒保看她双眸完全没有聚焦,意识又涣散,了然地笑了笑。

“……”

楼上不对外开放的豪华套房内。

隐隐从浴室内传来的哗哗水声为本就装扮得让人浮想连翩的情趣套房平添了几分撩人的气息。

一身白色西装的季遇沉吊儿郎荡地斜靠在浴室门口,想象中此刻室内的景象,痞痞地笑出了声。

“送你几十个女人都不要?自食其力就那么爽?”



安静了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后,他一张碎嘴忍不住地又开始了,“你也别怪我给你下药,我这都是听你家皇太后……”

“滚!”

男人的声音太过阴森可怖,再想想先前男人那利刃一般的眼神,一阵凉意从季遇沉后脊背窜过,他禁不住地打个了寒颤!

“咚咚”

套房的门这时正好响了,与季遇沉对好暗号以后,酒保按照先前的约定以迅雷之势将余莺莺往大床上一放就匆匆撤离。

望着年轻娇嫩得能掐出一汪水但神智基本全无的余莺莺,季遇沉嘴角浮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浴室门被拉开的瞬间,他贱贱一笑,骚包无比地吹了声口哨,“今晚的压轴礼物登场,顾老大,预祝你今晚破、处、成、功!”

“……”

顾御承从浴室内出来时,季遇沉早已经不见人影。

男人黑沉着一张脸,半个小时的冷水澡原本已经起了效果,可又因方才季遇沉那句预祝你今晚破处成功给破功了。

又是一波汹涌的欲望来袭,他沉脸咬牙低咒一声,正准备转身再回浴室,却无意瞥到了粉嫩嫩的情趣大床上躺着的小女孩。

四十分钟之前,季遇沉是给他送过来很多个女人,个个衣着都很暴露不说,年纪也是要比这个小女孩要大一点的。

莫非是季遇沉怕他不尽兴,又特意给他找了个未成年过来?

这个禽兽!

床上的小女孩这时咕哝着翻过身来,待看清她正脸的那一秒,男人轮廓深陷的眼窝轻缩了下。

怎么会是她?

余莺莺觉得自己快要被热死了,头也要痛死了。

好难受,身体好难受,就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同时在咬她骨头一样的,她觉得自己很想抓住一些什么,可又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昏昏沉沉之间,各种声音交织在她的耳际。

“你姑姑的医药费一年就要三百万,姑父的公司出了问题,马上就付不起这医药费了……”

“……”

“黄总人很好的,莺莺,姑父求你了,你就去见一面好吗……”

“……”

陷入回忆里的余莺莺有些崩溃。

刚刚,她跟那位黄老板说的她已经结婚了,是真的。

她老公在雨夜里将无家可归的她捡回家养了六年,半年前,他们扯了证,只是……

从六年前到现在,她都没见过他到底长什么模样,那个雨夜,她透过雨幕见到的也只是他的背影。

之后她就因为高烧昏迷了过去。

她记得他个子很高,穿着一身凛凛的机长制服,身姿很挺拔,一双腿更是长得过份。

倏地,头顶被一大片阴影覆盖住,她躁乱地扯着身上的长裙睁开眼,意识朦胧之间,好似面前站了一个很高大的男人。

男人?

她怔了怔,下一秒,习惯性地朝男人的腿看过去。

我去!

竟然有,这么长?

“嘿嘿……我老公的腿就很长……”傻乎乎地笑了两声,她想坐起来再好好看一眼男人的腿到底有多长,却发现自己竟然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抬眸,想看清楚眼前的男人,竟恍然觉得他穿上了一身机长制服。

个子高,腿长、机长制服、加起来就是不就是她老公!

“老公……老公……”

被药力冲击得神智不清的她,动作大胆地就朝男人的长腿摸过去。

嗓音软软的,像是在撒娇那般,“是真的腿啊!不是做梦的吗?唔,老公,你怎么又穿着这么板正的制服啊,把你的大长腿露出来给人家看一下,嗯,行不行?”

“……”

顾御承本就中了很强劲的药,一身的火气无处可泄,她倒是好,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就这么撩拨起他来了?

他闭眼,强迫自己忽略欲望,薄唇还未轻启,小姑娘柔软无比的小手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向着他的下半身进攻了。

“老公……”她又软娇娇地叫了一声,粉嘟嘟的小脸蛋上潮红异常,樱桃般的小嘴一张一合,“你腿真长……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还有你穿制服的样子,原来这么帅,帅得都要闪瞎我的眼了!”

顾御承“……”

季遇沉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到底是给她喂了多少药,她才会这般地神智不清?

男人头大地捏捏眉心,俯身弯腰准备将难受得缩成一团的小姑娘抱起来去冲冷水澡。

“老公……老公……”细白的手臂借机攀上他的脖颈,女孩将滚烫不已的脸蛋,贴在他同样滚烫的胸膛上,小奶音里带了些委屈的成份,“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为什么不见我?不要我不见我,你又花钱养着我,你是不是傻?”

“……”

距离得近,少女身上特有的馨香猛地侵入鼻息,男人坚硬的喉结性感地上下滚了滚,翻江倒海的欲望紧跟着奔涌而来。

一种从不曾有过的顾栗兴奋感让他怎么样都无法抗拒地袭卷他全身的每一条神经。

“老公……”小姑娘葱白的小手缓缓地抚上男人硬朗的脸庞,痴痴地笑着。

笑完,她吧唧一下亲了男人的脸颊一口,下一秒,小手开始不老实地在男人的胸口摸索起来。

“余莺莺!”顾御承眉心一紧,深幽的眸子里明显夹杂着山雨欲来的危险,“你确定你知道我是谁?”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浑厚,又不紧不慢的,语调沉显,很给人一种历经世事的沧桑感。

余莺莺听着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怀孕了,蓦地,她眯着没有聚焦的眼眸冲他咧嘴色迷迷一笑,“老公,你说话声音也太好听了,好想听你在一直叫。”

“叫?”

已经箭在弦上隐忍得额头青筋都在暴跳着的男人被她这句话给雷得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套房内先前冰寒的气息不知不觉间也被缓缓升腾起的旖旎暧昧因子给盖住。

怀里的小姑娘年轻干净娇嫩的不像话,六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将她浇灌得如同一朵盛开着的玫瑰一样的娇艳欲滴。

哪里再有当年他把她从雨夜里捡回家时的落魄不堪?

只是,他与她的婚姻根本就是一场……

零零散散的画面至男人脑中划过,他压抑着冲动,“确定要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