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介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

精品推介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

雨打琵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林霜儿夜北承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雨打琵琶”,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明明很乖啊。她明明很听赵嬷嬷的话。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谁来救救她啊……“霜儿错了,霜儿再也不敢了……”一寸寸浸入,一寸寸占有。林霜儿哭到嗓子沙哑,钻心的疼痛让她浑身止不住颤抖。指尖在他结实的后背抓出一道道红痕,她望着那不断摇曳的灯火,在她眼......

主角:林霜儿夜北承   更新:2024-06-04 2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霜儿夜北承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介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由网络作家“雨打琵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林霜儿夜北承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雨打琵琶”,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明明很乖啊。她明明很听赵嬷嬷的话。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谁来救救她啊……“霜儿错了,霜儿再也不敢了……”一寸寸浸入,一寸寸占有。林霜儿哭到嗓子沙哑,钻心的疼痛让她浑身止不住颤抖。指尖在他结实的后背抓出一道道红痕,她望着那不断摇曳的灯火,在她眼......

《精品推介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精彩片段


“本王要水,水……”

细细探听,那声音竟是从云轩房传来的。

而云轩房住着的正是这府里的王爷---夜北承。

林霜儿很快想起了赵嬷嬷的话。

王爷若是叫你,你便上前去伺候,若是不叫,你便不要管。

林霜儿纠结了,她不想去伺候,白日就听说王爷脾性大,若是她伺候不周,下场会不会跟雪鸢一样。

“水……本王要水……”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嘶哑,期间还伴随着几声低喘,像是在极力强忍着痛苦。

或许,他只是想喝口水呢?

思及此,林霜儿终是顾不了太多,从枕头下取了根发簪将一头乌发盘在脑后,她正要去取裹胸布,却发现裹胸布还湿哒哒的淌着水。

无奈之下,林霜儿只得从衣柜里胡乱套了一件宽大的外衫。

来到云轩房,里面断断续续传来男人的声音。

林霜儿战战兢兢地推开了房门。

这是她入府两年,第一次踏入云轩房。

房间很大,里面的摆设华而不奢,屋里只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房中的一切好似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林霜儿看得不太真切。

床帐内传来男人粗重的低喘。

林霜儿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壶,快步走上前,端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一杯水。

“王爷,水来了……”林霜儿壮着胆子向前挪了挪,却在床帐外停下了脚步。

“药浴,药浴准备好了吗?”里面的男人吃力地说道。

林霜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不知道什么药浴,她只是来给他送水。

里面的男人没再说话,喘息声却不断加重。

林霜儿深深吸了一口气,颤着手将床帐掀开。

“王爷,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一只手倏然从里面伸出,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林霜儿听见了自己手腕骨折的声音。

剧烈的疼痛让她脸色煞白,手里的茶盏应声落地。

“王爷,疼……”林霜儿不住地后退,头上的发簪也在挣扎间悄然滑落。

霎时,一头墨发宛如瀑布倾泻而下,冰凉的发丝从夜北承手指间幽幽滑过。

刹那间的丝丝凉意,宛如干涸的沙漠中寻得一点源泉,瞬间滴在夜北承的心口。

夜北承深吸一口气,险些把持不住。

他努力眯起眼睛想要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可始终看不真切。只看见昏暗的灯光下,少女窈窕的身躯,婀娜多姿,如梦如幻,堪比人间尤物,有种说不出的勾魂。

“王爷……王爷,好疼。”林霜儿被吓得浑身颤抖,她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娇柔似水的声音,如同一道催命符,一点点击垮夜北承的意志。

手臂一用力,夜北承将她狠狠摔在榻上。

“谁让你进来的!玄武呢?”

他分明下了死令,不让女人进来!

林霜儿被吓得脸色煞白,可同时,她也看清了夜北承的模样。

以往,她只能远远瞧上一眼,留给她的永远只是背影。

如今看着夜北承的脸,大字不识的林霜儿竟然想起一句话。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大抵就是用来形容他的。

至少,她从未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子。

“贱人!给本王滚出去!”嘶哑低沉的声音像是即将挣脱束缚的猛兽。

一声低吼将林霜儿拉回现实。

男人身上自带的威压,让林霜儿不由自主感到害怕。

她想逃,可禁锢她的双手如同铁链将她牢牢锁住。

林霜儿不停挣扎。

隐约间,夜北承闻到了一股迷人的幽香。

不同于任何一种脂粉的香味,这淡淡的幽香,一阵一阵钻入他的鼻腔,吞噬着他的感官,蚕食着他的意志,一点点唤醒他体内的猛兽。

身体的灼热在不断加温。

夜北承浑身燥热难耐,头脑愈发不能思考。

林霜儿也感觉到了异常,隔着两层衣衫,她也感受到了夜北承身上的滚烫。

林霜儿害怕极了,用尽全力将他推开。

她拼命朝门口逃去,却在推开门的一瞬,一只大手猛然将门抵住,高大的身影重重倾压了下来……

“王爷……王爷不要。”林霜儿绝望的哭喊,手指在门扉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灼烫的气息不知收敛,隐隐战栗的唇,还有颈侧暴突的血管,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林霜儿害怕。

赵嬷嬷的话不断在她脑海回旋。

“身在侯府,不得行差踏错半分,否则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林霜儿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王爷要这般对她。

她明明很乖啊。

她明明很听赵嬷嬷的话。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谁来救救她啊……

“霜儿错了,霜儿再也不敢了……”

一寸寸浸入,一寸寸占有。

林霜儿哭到嗓子沙哑,钻心的疼痛让她浑身止不住颤抖。

指尖在他结实的后背抓出一道道红痕,她望着那不断摇曳的灯火,在她眼前一点点燃尽,直至熄灭。

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个男人的身影,还有那句越飘越远的承诺。

“霜儿,你再等等,明年的科举,我定能高中。”

“霜儿,我马上就能攒够赎金……”

“霜儿,你知道的,我对你的心意……”

“霜儿,霜儿……”

她闭上眼,那个身影渐渐远了……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雨打琵琶。《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42章 第542章:只是开个玩笑,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058290字。

书友评价

我喜欢夜北成,加油加油加油

剧情不错,确实好看。 就是 作者大大能不能每天多更几章啊,完全不够看不够看不够看。

我还是放弃看这本小说吧,作者大大恳定会让男一和女主在一起的,

热门章节

第19章:越求饶,越兴奋

第20章 :为何不想看见她

第21章 :学好了,夫君才不会嫌弃

第22章:撩拨

第23章:快要被折磨疯了……

作品试读


林霜儿浑身一哆嗦,抬眸瞬间,正好与夜北承的目光对视。

一双冷眸扫向她,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她,似要将她吞噬。

林霜儿被他的眼神盯得喘不过气,她慌忙移开了目光,又垂着头,直愣愣地盯着地面。

赵嬷嬷还想说些什么,主母摆了摆手,道:“事已至此,不必再说。”

话落,宫清月威严的神态变得亲近温和,她转身与夜北承说道:“夜儿,你快看看喜欢哪款花色。”

“随意就好。”夜北承看也没看那布料颜色,深邃的目光全程放在了林霜儿脸上。

他对那些布料不感兴趣,还是面前这个小东西有意思些。

她小脸蛋红扑扑的,听说要受罚,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下唇被她死死咬着,一双秀眉倔强地拧着,水灵灵的眸子里充满了不安。

他想,她若是向他求救,说不定他会饶恕她。

毕竟,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可那小家伙像是故意怄气一般,脊背挺得直直的,愣是看也没看他一眼。

呵,明明很害怕,可这小丫头却强装镇定,倒是有些骨气。

林霜儿起身,跪在前厅外的院子里,伸出手等着受罚。

秦管家拿出戒尺,站在林霜儿面前。

于公,府里的下人犯了错,都是由秦管家亲自出手惩戒。

于私,秦管家早就记恨上了林霜儿,上次便是因为调戏她不成,还被王爷罚了三个月的月钱,这会可逮着机会了!

“啪!”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前厅,林霜儿痛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秦管家可谓是用足了力道,恨不得将尺子打断。

一尺下去,林霜儿手心立刻浮现出一条醒目的红痕,林霜儿本能地缩了缩手掌。

秦管家用尺子挑了挑她的手背,厉声道:“手掌伸直了,这可是侯府的规矩,可别怪我下手狠。”

林霜儿死死咬着唇,颤抖着伸直了手。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

林霜儿没忍住,豆大的眼泪滚出了眼眶。

“这才两下,这就受不住了?”秦管家嗤笑,正要打第三下,前厅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破碎声。

夜北承不知发了什么火,竟徒手将手里的茶杯捏得粉碎。

掌心被锋利的瓷片割破,鲜血直流。

宫清月吓坏了,料子也顾不上看了,忙唤秦管家出府寻大夫。

岂料,夜北承什么也没说,他径直起身,朝门外走去。

路过林霜儿身边时,夜北承脚步顿了顿,眼眸微垂,落在她的脸上,黑眸顿时一冷……

原本红扑扑的脸蛋此刻惨白惨白的,纤长浓密的睫毛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

目光下移,夜北承看见林霜儿摊开的手掌心赫然出现了两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夜北承暗暗吸了一口气,阴冷的眸子定定地扫了一眼秦管家。

秦官家似乎明白了什么,手里的尺子应声落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恨不得将头埋到地里。

前厅顿时乱做一团,宫清月跟在夜北承身后一阵嘘寒问暖,说什么也要看看他的手。

可夜北承不让,像是故意在跟她斗气。

不一会功夫,前厅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留下裁缝手足无措地拿着软尺站在大厅中z央。

林霜儿跪在院子里,有些怔愣。

方才夜北承看她的眼神,林霜儿看不懂,也猜不透,只觉得他好像很生气。

至于气什么,林霜儿猜测,应当是怪她搅了他的雅兴。

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夜北承没办法,便将它养在军营,日日让人看守,给它投喂禽肉。

他觉得,大虎这么可爱,是个人都会喜欢的,他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带林霜儿来看看。

可林霜儿不这么认为。

哪个正常人会把老虎当宠物。

他一定是想把自己投喂给老虎。

难怪,难怪赵嬷嬷出门前那般反常,原先她还想不通,现在算是明白了。

夜北承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她。

守门的士兵一看见夜北承就恭恭敬敬行了礼,还为他打开了围墙的大门。

夜北承微微颔首,抬脚走在前面,见林霜儿没跟上,他顿了顿脚步,回头看向她,示意她跟上。

林霜儿手脚止不住地哆嗦,脸色惨白兮兮的。

可夜北承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仿佛她不进去不罢休。

林霜儿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咬了咬牙,跟在夜北承身后。

一进门,就见一只庞然大物朝两人飞奔而来。

夜北承站在原地岿然不动,林霜儿惊呼一声,忙躲在夜北承身后,小脸死死埋在他的后背,吓得魂不附体。

岂料,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未传来,反而听见一声声猫儿似的撒娇声。

林霜儿战战兢兢地睁开眼,就瞧见大老虎钻进了夜北承的怀里,肥大的脑袋一个劲地在夜北承身上蹭。

那眯着眼享受的模样,似在撒娇?

再看向夜北承,他正满眼宠溺地摸着老虎的头。

这与她平时见到的夜北承不一样,现在的夜北承很温柔,半点王爷的架子也没有,昔日的压迫力也消失不见,变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蹭了许久,大虎才从夜北承怀里抬起头,它歪着脑袋看向林霜儿,像是刚刚才发现她的存在。

林霜儿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大虎就迈着步子在她身边绕了两圈,一边绕还一边用鼻子嗅她身上的味道。

林霜儿咽了咽口水,眼神怯怯地看向夜北承,似在向他求救。

谁知,夜北承非但没有替她解围,还道:“大虎很乖,你可以摸一摸它。”

摸一摸?

林霜儿欲哭无泪,谁敢摸老虎的脑袋啊。

“王爷……不摸行不行。”林霜儿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实在不敢摸啊。

林霜儿没摸它,大虎就一直在她身边绕圈圈,尾巴翘得老高,林霜儿也不知它是讨厌她,还是喜欢她。

夜北承挑唇笑道:“你若不摸一摸它,它可不会轻易离去。”

闻言,纵然心里怕得要死,林霜儿还是壮着胆子伸出手,胆战心惊地摸了摸大虎的脑袋。

还别说,手感真是好啊,毛茸茸的,肥嘟嘟的,很有肉感。

林霜儿原本只是想轻轻摸一下就作数,谁知那大虎竟躺在了地上,露出白花花的肚子,四脚朝天,眯着脸一脸享受的模样。

林霜儿疑惑地看向夜北承。

它这是何意?

难不成想要碰瓷?

夜北承哑然失笑,大抵是没想到大虎会这么喜欢林霜儿。

他道:“大虎很喜欢你,露出肚子是因为信任你,想要你多摸一摸它。”

“还要摸啊?”林霜儿苦笑不得。

不过经过方才的接触,她对大虎的恐惧倒是慢慢消除了。

缓缓蹲下身,林霜儿看了一眼夜北承,而后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大虎的肚子上。

大虎嘴里又开始发出猫儿似的撒娇声,那眯着的眼睛渐渐形成了弧度,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林霜儿又壮着胆子,张开手在它肚子上揉了揉。


殊不知,她这一举动,曼妙的身姿更显迷人,皎洁的月光像是在她身上渡了一层缥缈的轻纱。

晚风肆意,少女额前的碎发早已风干,被微风带起浅浅幅度,凌乱中带着一种破碎的美感。

夜北承从未有偷窥人的癖好,可不知为何,此时却怎么也移不开眼,眼神也逐渐变得炙热……

晾晒完最后一件衣物,林霜儿蹲下身,将地上的木盆捡了起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她蹑手蹑脚地回了自己房间,再次确认没有人看见她,她才轻轻将门合上。

直到那扇门彻底合上,屋里的灯亮了又熄,夜北承才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欲z望,转身也回了自己房里。

闭上眼,那晚碎片式的记忆再次浮现在眼前,还有方才看见的画面不断重复。

感觉越来越强烈,夜北承喉间干燥,浑身燥热,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他喉结轻轻滚动,用力合眼,想将脑海中的景象从眼前抹掉。

最终,他终于躺在床榻上,沉沉睡去。

只是不想,梦中竟然也是那些不堪的画面。

第二日醒来,夜北承掀开被褥看向身下的亵裤,合眼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这几日他一直避着林霜儿,目的就是为了修身养性,摒除内心的这些杂念。

可结果好像差强人意……

吃过早膳,夜北承一大早就去了趟太医院。

太医院的沈博凉年少成名,祖上三代从医,父亲还是太医院的院判,而他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十四岁就继承了他父亲的衣钵。

夜北承很信任他,平时无论受了什么伤都是他亲自为他诊治。

可这次,他开的方子竟然失了效力!

见夜北承火急火燎地走进内堂,沈博凉笑道:“不知王爷今日又是什么病症?”

夜北承不悦地斜了他一眼,掀袍落座,先是喝了一口解火的凉茶,续而才道:“你给本王开的是什么药?本王体内的媚药定还有残留!”

沈博凉随即走了过来,落坐在他身旁,当即拿起他手腕仔细诊了诊脉,不解道:“王爷何出此言?”

他医术高明,体内有没有余毒,他一诊便知。

以夜北承的脉象上来看,他除了有些上火,并无其他异常,脉象四平八稳,血气方刚,更莫说还有什么余毒,余毒早在半个月前就被化解了。

夜北承道:“这几日,本王总是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这些离谱的梦快将他折磨疯了……

沈博凉道:“做梦很正常,下官替王爷开些安神的药便可。”

夜北承道:“无用,之前便叫你父亲开了,本王也有按时服用,可效果甚微。”

“哦?”沈博凉疑惑道:“不知王爷做的何梦?”

夜北承拧着眉,冷冷道:“春梦。”

沈博凉忽地就笑了。

“下官可未听错?”

大宋谁人不知,永安侯府的战神王爷,一向不近女色,对男女之事更不感兴趣,现在是怎么回事?

不过是中了一次媚药,莫不是开始食髓知味了?

“你觉得本王像是在说笑吗?”夜北承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被这样一双冷眸盯着,沈博凉只能强忍住笑意,本着医者父母心,沈博凉耐着性子,问:“此梦可做得频繁?”

夜北承微微蹙眉,有些无奈地道:“夜夜如此。”

自打那次中了媚药之后,他便每晚梦见那些画面,有时候是一些真实发生过的零碎片段,有时候是他脑海中构造出的幻境。

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看着她,眼里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柔:“若我能高中,当初的话也还作数。”

林霜儿心口又是一紧。

他曾说过,若能高中就一定会娶她为妻。

可如今,她又如何能配得上他?

他是人中龙凤,往后前途一片光明,能配得上他的定然也是富有学识的高门贵女。

而她呢?

不过一介婢女,无才无势,况且,她早已不是完璧之身……

林霜儿忍住内心深处的酸涩,她强装镇定地说道:“你先沉下心来,一切等你高中再说。”

齐铭眼底的笑意更甚,他点了点头:“那好,你等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林霜儿强扯出一丝微笑,道:“府中还有急事,我要先回去了。”

说完,林霜儿转身就走。

齐铭在身后冲她说道:“霜儿,我定能高中。”

林霜儿不敢回头,眼中的泪水在打转,脚下的步子越跑越快。

长安街的云霄客栈,二楼的雅间正有两人在切磋棋艺。

见夜北承手中的黑子迟迟不落,白誉堂忍不住催促。

“如此好的局面,夜兄竟然不知如何落子?”

夜北承忽然回过神来,将黑子稳稳落在棋盘上。

白誉堂勾了勾唇,笑道:“夜兄心思似乎并不在棋局上,可有心事?不妨与我这个老友说说。”

每当夜北承有什么烦心事,他都会来找白誉堂切磋棋艺。

白誉堂与他从小一起长大,当初他们一起参加科举考试,两人一同位列榜首。

只是两人志向不同,白誉堂凭借一身才华,成为当朝文官之首,被皇帝亲封为当朝首辅。

夜北承秉承老侯爷的志向,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不负期望的成为大宋的战神。

一个是文官之首,一个是武将之首,两人虽在朝堂之上处处争锋作对,可私底下却是无话不谈的好友。

见夜北承愁眉不展,白誉堂猜测道:“莫不是因为上次身中媚毒之事?”

夜北承挑了挑眉看他,没说话,算是默认。

白誉堂总能轻而易举猜中他的心思,不过这次属实有些意外。

白誉堂忍不住与他开起玩笑:“不会吧?不过是破了一次戒,你就开始食髓知味了?”

夜北承瞪了他一眼,道:“什么食髓知味?一切不过是那媚药作祟,这几日害得我夜夜梦魇,烦不胜烦。”

一想到这些,夜北承瞬间沉下脸来,他在生自己的闷气,气自己为何对一个女人动了这般龌龊的心思。

一子落下,白誉堂找准漏洞,趁机捡走了他几粒黑子。

白誉堂道:“一个从未吃过肉的人,一旦尝到了肉的滋味,渍渍渍……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看你房中那个雪鸢,也是个绝色佳人,可你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便将人处死了。如今那个叫林霜儿倒有些本事,莫不是有什么不同之处?”

她有什么不同之处?

夜北承认真想了想,眼前立刻就浮现出林霜儿那张人畜无害的脸,那双清澈干净的双眸,还有那张半开半合的樱唇……紧接着,画面无法自控地往另一个方向发展,白花花的身子猝不及防就出现在脑中,只是一瞬间就将心火点燃。

微微蹙眉,夜北承重重落下一子,道:“没什么不同,不过是比别人多了双勾人的眸子。”

白誉堂有些惊讶:“哦?下次不防带过来给我瞧瞧,当真有那般勾人?就连夜兄都把控不住?”

夜北承半晌没说话,最后白誉堂又收走了他几粒棋子,才忽然开口。


不知为何,林霜儿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昨夜的那个梦,她脸颊渐渐通红,耳垂更是快要熟透了。

她迅速垂下头,不敢再正视夜北承,昨夜的梦让她感到无比羞耻。

夜北承收回目光,径直走到宫清月身旁坐下,道:“母亲,只有她最合儿子的意。”

宫清月还想再劝,夜北承却直接堵了她的嘴:“若母亲觉得不合适,那儿子身边就不需要人伺候了,儿子事务繁忙,日后直接住在宫里也是可以的。”

瞧瞧,这就是她养大的好儿子,成天就是为了气她的!

宫清月气得够呛,偏偏拿他没办法。

“罢了,罢了,你爱怎样便怎样吧,为娘管不了你了!”

林霜儿心里咯噔一下,她还想说些什么,赵嬷嬷连忙示意她不必再说。

林霜儿咬着唇,努力不让眼泪落下,她知道,事已至此,哭也没用。

不情不愿地跟着夜北承回了东厢院。

林霜儿站在云轩房外,脚像灌了铅一样,僵在原地没动。

面对夜北承,她到底还是怕的。

夜北承走在前面,进了屋,他在里面等了一阵,未见林霜儿进来,便转身看向她,道:“还不跟进来?”

唤了几声,林霜儿才咬牙跟了进去。

恰逢玄武端了几盘糕点进来,香甜的气息一下子就勾起了人的食欲。

“王爷,这是主母让人做的糕点,让属下送过来尝尝。”

夜北承淡淡瞥了一眼糕点,微微蹙眉,道:“本王不喜甜食,端回去……”

话还未说完,余光瞥见一旁的林霜儿,嘴里的话忽然改了口:“罢了,放这吧。”

打昨日起,林霜儿就没过吃过饭,今日好不容易退了烧,连早膳都没来得及吃,就被传唤到了前厅去。

主子们饿了便能吃,可作为下人,她们一日三餐定时定量,错过了早膳,就只能等到中午了。

林霜儿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的糕点,默默咽了咽口水。

见她站得离自己颇远,夜北承看向林霜儿,淡淡道:“过来。”

林霜儿站在原地不敢动。

夜北承压着性子又道了一遍。

“过来。”

“别让本王再说最后一次,乖乖过来。”

夜北承知道她怕他,所以语气尽可能的放低了。

在他的注视下,林霜儿只得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走。

林霜儿不明白,夜北承为何一定要她伺候呢?

她笨手笨脚,明明什么都比不上秋菊。

林霜儿袖中双手逐渐紧握,站在夜北承面前,身子绷得直直的,一颗心砰砰直跳。

见夜北承没说话,林霜儿心中没底,她抬眼,偷偷打量他神色,正巧与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林霜儿慌忙垂下头,脸颊更加滚烫,手也不听使唤的开始发抖。

他怎还在看她呢?

他看着她做什么呢?

“坐下。”半晌,夜北承忽然开口说道。

林霜儿诧异地抬眸。

屋里除了她,没别的人了,他这是在跟她说话吗?

见她没动,夜北承拍了拍自己身侧的椅子,又道:“让你坐下。”

林霜儿这才真的确定,夜北承是在跟她说话。

可是哪有下人跟主子同坐一起的?

“小的不敢,这不合规矩。”林霜儿连连摇头,身子抖得更厉害。

她的害怕全写在了脸上,夜北承微微蹙眉。

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又不会吃了她,她怎就这么害怕他?

夜北承看着面前的糕点,道:“不坐下,怎么伺候本王?”

林霜儿恍然大悟,原来是要她伺候他用膳?

她没伺候过主子,赵嬷嬷也只是笼统地教了一些,根本来不及细教,所以,她现在要怎么做呢?

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冬梅道:“日后你就戴着这个。”

林霜儿拿在手里细细打量,真是一件精巧的东西,像是用芦苇草编织而成的,穿在身上不但轻巧便捷,最重要的是比裹胸布穿着舒服。

冬梅道:“凭你的脸蛋和身姿,日后出了侯府定能嫁个好人家。到时候你可得好好学学伺候夫君的技巧,日后才不会被夫君嫌弃。”

林霜儿脸色通红,她问冬梅:“你怎么懂这么多?”

冬梅道:“当然是书上看来的。”

林霜儿道:“你不是不识字吗?”

整个侯府的丫鬟,除了秋菊略识得几个字,她们这些做下人的,都未曾上过学,冬梅就更不用说了,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不识字难道不会看图?”说着,冬梅从怀里掏出一本画册,随手翻开一页,指着那缠绵的两人道:“看见没?这都是书上说的!”

林霜儿凑过去一看,只见画册之上,竟然是一对男女紧紧搂抱在一起。

图案下还配了很多字,林霜儿一个也看不懂,只看懂了那副图。

林霜儿对这些事本是一张白纸,半点不通,可经过那夜的事情,她便懂了一些。

她脸色通红,耳根也跟着升温,羞臊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冬梅,你怎看这些东西?”

冬梅半点也不知羞,她早就将这本书翻烂了。

随手将这本书塞在林霜儿手上,冬梅不以为然地道:“怎看不得了?这书是我从小李子那里偷过来的,这书我都看完了,等改日我再去偷一本,这一本就留在你这吧,你可得好好学学。”

“今年你也及笄了,也到了出嫁的年纪,再努努力,存个五十两银子就能替自己赎身出府,到时候嫁个如意郎君,可没人教你这些。”

如意郎君?

林霜儿不自觉想到齐铭。

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少年郎。

林霜儿嘴角微微上扬。

猝不及防,脑海中浮现出另一张充满戾气的脸,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林霜儿不知为何会突然想到夜北承,顿觉手中的书无比滚烫,她迅速将书合上,丢去一旁,面红耳赤地道:“我才不要看这个,我也不要伺候什么夫君。”

冬梅道:“你怕什么,听说这种事很舒服的。”

林霜儿面颊绯红,耳垂红得似能滴出血来,她咬着唇,支支吾吾道:“反正……反正就是不想。”

林霜儿心口砰砰直跳,这种事怎会让人舒服?她差点死在那晚……

她现在只要一想到那晚夜北承的疯狂,她就浑身抖得厉害,现在对这种事提别有多畏惧和抵抗了。

玄武送的那几瓶金疮药效果奇好,林霜儿才用了半个月时间,身上的疤痕都快淡得看不见了。

冬梅依旧每日都会过来照顾她,有时候会给她偷偷带魏大厨做的糖醋丸子,有时候会给她捎来街上卖的铜锣烧。

可她依旧每晚都睡不好觉。

她忘不了那日发生的事,吴德海狰狞的面容总是会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梦里。

她被困在噩梦中,大汗淋漓,怎么也醒不过来。

每每到最绝望的时候,她总能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亦或是轻轻拍着她肩膀,哄她安然入睡。

恍惚间,她仿佛看见了那个意气风发的俊俏少年,他头戴官纱,骑着骏马,一步步朝她走来。

那俊俏的少年骑在马上,弯着腰,冲她伸出手,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

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霜儿,我来接你回家了。”

“霜儿,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眼角有泪滑落,却又不知被什么东西抹了去。

她喃喃自语,声音带着哭腔,开始说起了胡话。

“霜儿想你……”

“你何时接霜儿回家……”

可每当她睁开双眼,窗外天色大亮,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好似一场虚无的梦。

不知为何,林霜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心灵上的伤好像怎么也好不了。

伺候主子的活落在了秋菊身上,秋菊乐在其中,每天尽心尽力,所有的事情都做得一丝不苟。

秋菊模样长得俏丽,手脚又灵活,惯会讨主子高兴。

府里所有的人都说,挑来挑去,还是秋菊最得王爷的心,说不定过不了多久,秋菊就会被王爷纳入房中,做个通房丫头。

这话传到了冬梅耳中,她跑来林霜儿跟前吐槽:“若不是主母非要将她塞到王爷房中,王爷岂会要她,你瞧瞧她,一天天穿得花枝招展的,不知道还以为她是这侯府的主子呢!”

“若不是你病着,伺候王爷的活能落到她身上?”

“还不是跟我们一样的身份,何必这般看不起人!”

“平日就嚣张惯了,现在去了王爷身边伺候,就更不得了,那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天天对我们颐指气使,老娘早晚得收拾她!”

林霜儿每次都默默听着冬梅的抱怨,夜北承这段时间早出晚归,林霜儿连他的面都没见着,更别说召见她了。

估摸着是真的不想再看见她。

至于原因,林霜儿不清楚,她脑子笨,猜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这日,天气燥热。

林霜儿如往常一样,趁着府中的人都休憩了,屋里的灯也熄灭了,她便抱着木盆往盥洗室走去。

今日府中忙着办春日宴,大家休息得晚,她烧的热水也放凉了。

想着今日天气暖和,林霜儿也不管水热不热,直接就着凉水洗了个澡。

洗完澡,林霜儿抱着换洗的衣服从盥洗室走了出来。

她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去院里晾晒衣服。

可她没料到,黑暗中,正有一人在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夜北承也没料到自己只是睡不着出来透透气,便撞见林霜儿刚冲完凉的样子。

夜北承的目光幽晦地落在林霜儿身上,再也无法移开。

月光下的少女洁白如玉,她一身柔软衣裙,曼妙的身姿在贴身的衣物下一览无遗,一头乌黑亮丽的乌发随意披散在肩上,她的发梢还滴着晶莹的水珠,衬得那张清丽的脸颊更加干净无暇。

梦中的少女与此时的林霜儿渐渐重合,夜北承滚了滚喉结,手掌暗暗攥紧。

大概是眼神太过炙热,让林霜儿察觉到了什么,她怯生生地四处张望,连呼吸都变得紧迫。

殊不知,她无所适从的样子,最是撩拨人的神经。

林霜儿警惕地四处张望,却并未见着任何人。

她想,许是这两日休息不好,有些紧张过度。

没再多想,她继续晾晒着盆里的衣物。

竹竿挂得有些高,她只能垫着脚。

恰逢院中刮起了夜风,轻薄的裙角被风肆意拂起,一双白皙纤细的长腿若隐若现……

夜北承呼吸一紧,喉结微微滚动。

那飘拂的裙角似一片羽毛,不断撩拨着他的心。

林霜儿浑然不觉,她垫着脚,仰着头,还差一点就够着头上的竹竿。

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嬷嬷,小的粗鄙之人,怎配去王爷身边伺候,还望嬷嬷可怜林双,将我调去西厢院吧。”

后院,林霜儿跪在地上,双手揪着赵嬷嬷的衣袖,苦苦哀求。

她以为那日逃过一劫,没想到更大的劫难还在后头。

赵嬷嬷一早便来找她,说要将她调去王爷身边伺候。

她彻底懵怔了。

林霜儿害怕夜北承,恨不得离他十万八千里,可如今,赵嬷嬷要将她调去夜北承身边,岂不是将她送入虎口?

即便那日夜北承并未认出她,可朝夕相处,林霜儿不敢保证哪日就被他识破了身份。

揪着赵嬷嬷的衣袖不肯放,林霜儿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嬷嬷可怜可怜林双吧,林双愚笨,实在难以胜任。”

赵嬷嬷也纳闷呢,府中那么多机灵好看的丫鬟,夜北承愣是一个都没看上,偏看上一个洒扫院子的下人。

好吧,赵嬷嬷承认,林双的模样是过分水灵了些,可他到底是男儿身,到底没有女子细心。

虽说林双为人勤恳,吃苦耐劳,可他性子慢,沉默寡言,也不懂得曲意逢迎,讨主子欢心。

加上夜北承性情冷漠,手段狠厉,雪鸢便是最好的例子。

他是容不得身边人犯错的!

“林双啊,嬷嬷也没办法,嬷嬷都替你说过好话了,只要你安分守己,王爷不会为难你的。”

说实在的,赵嬷嬷也舍不得将林双送入虎口,她也苦口婆心劝过了,让夜北承再好好挑挑,实在不满意,侯府还可以去外面买新的婢女,也不至于让一个洒扫院子的下人去主子身边贴身伺候。

可夜北承一旦决定的事,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

“我只要林双!”

“不懂规矩可以让她学!”

“本王可以给她时间,若还学不会,那侯府也容不下如此愚笨之人!届时,嬷嬷可将她打发了,叫她离开侯府便是!”

夜北承的话仿佛还在耳边。

林双父母早逝,若离了侯府,他要去哪里安身立命?

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

赵嬷嬷叹了口气,无奈地道:“能去王爷身边伺候,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若是做得好,王爷不会亏待你,你也不至于呆在这后院,一辈子做个洒扫院子的下人,你说是不是?”

林霜儿摇了摇头:“嬷嬷,林双不要什么福气,林双就想本本分分做个下人,那样的福气,林双可以让给别人。”

赵嬷嬷在她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怎就这么没有追求,就甘愿扫一辈子地?”

林霜儿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就乐意扫一辈子的地,那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她不想去追求,因为太耗费精力。

她觉得一个月拿半两银子的月钱已经很不错了,她哪里还敢贪多。

赵嬷嬷恨铁不成钢,最后不得不将夜北承的原话转告给她。

“不是嬷嬷没替你说话,王爷说了,他只要你,若是你执意不肯去,那侯府也容不下你了。”

“别怪嬷嬷把丑话说在前头,身契未满被赶出府的,将一辈子被视为贱奴,一辈子也脱不了奴籍,这后果,你可想清楚了?”

“嬷嬷,我……”

“放心大胆的去吧,王爷又不会吃了你。”


沈博凉有些吃惊:“夜夜如此?”

按照夜北承不近女色的秉性,不应该对那方面有那么强的欲z望。

即便是剂量再重的媚药,只要及时解了就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沈博凉细细思忖,终于知道了问题所在,脸上的笑意渐深。

他看着夜北承,问道:“不知王爷可识得梦中之人?”

夜北承:“识得。”

沈博凉又问:“梦见的可是同一个人?”

夜北承:“那种梦,难道还能梦见不同的人?”

沈博凉笑道:“当然。”

夜北承忽地沉默。

可他为何每晚梦见的都是同一张脸,同一个人?

沈博凉道:“下官若是猜得没错,王爷梦见的人,应当是当晚替王爷解了媚药的姑娘吧?”

夜北承神情讶异:“你怎知道?”

沈博凉笑道:“王爷应当是第一次接触女色,对男女之事初次体验,感受自然是最深刻的。况且那时王爷身中媚药,意识尚不清醒,身体的的欲z望却是最汹涌的,想必是未曾尽兴,心有不甘,所以才会夜夜梦魇。”

夜北承道:“本王对那种事怎会心有不甘?分明是那媚药留下的后遗症。”

自他及冠以来,对男女之事就不感兴趣,况且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不折手段爬上他床的女人也数不胜数,林霜儿与她们没什么不一样,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单单对一个林霜儿有如此强烈的欲z望。

定然是媚药留下的后遗症!

除了这个解释,他再想不到其他。

沈博凉笑着摇了摇头,他自知夜北承对这些方面了解甚少,也懒得跟他争辩。

他说是什么便是什么吧。

“王爷若执意觉得是媚药留下的后遗症,下官也不好说什么,说不定是那剂量太大,在体内发生了些变化,至于是不是造成王爷夜夜梦魇的罪魁祸首,下官就不敢揣测了。”

听了沈博凉的话,夜北承松了口气。

他就知道是那媚药在作祟,自己怎会好色之人,竟夜夜做那种梦。

夜北承不解地问:“那要如此医治?”

“医治?”沈博凉有些无语。

“人的欲z望无药可治。”顿了顿,他又慢条斯理地道:“心病还须心药医,王爷何不将那姑娘纳入府中,再次体验一次,没准便能解了。”

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那个瘦弱颤抖的身影,夜北承有些失神。

沈博凉唤了他两声,夜北承才回过神来。

夜北承道:“除了这个,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若是连自己的欲z望都控制不住,岂不是白费了他这些年修身养性。

沈博凉道:“那下官还是替王爷开些清热去火的药吧,加上安神助眠的一起,效果更佳。”

“另外,若王爷不愿与那姑娘再发生关系,那下官还是建议王爷这段时间还是避着她些,等调理一段时间之后再做打算。”

清晨。

急促的敲门声在外响起。

林霜儿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听见冬梅在外喊她。

她掀开被褥起身,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有些头重脚轻。

打开门,冬梅就站在屋外,十分诧异地看着她,道:“霜儿,你怎么还没起?昨日赵嬷嬷让你去布庄拿的料子呢?”

林霜儿猛地一个激灵,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遭了,我忘了。”林霜儿恨不得拍自己脑门,今日她怎就这般贪睡,竟忘了这件大事。

听说主母特意邀约了江南的裁缝到府上为王爷裁制新衣,赵嬷嬷昨日还特意叮嘱她,让她一大早就去布庄把料子拿回来,供王爷挑选。

小说《软萌王妃:战神王爷太能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