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英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晓月长风

晓月长风

释卷懒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嫁给了青梅竹马,但他的心上人不是我,而是程家的那位姑娘,叫程姝的,听说她秉性温柔,与我截然不同。所以重活一世后,我只打算离他远远的,毕竟我堂堂嫡长公主,嫁给谁不是嫁。没想到,他反而不愿意了…

主角:谢图南卫连溪   更新:2022-09-11 1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图南卫连溪的其他类型小说《晓月长风》,由网络作家“释卷懒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嫁给了青梅竹马,但他的心上人不是我,而是程家的那位姑娘,叫程姝的,听说她秉性温柔,与我截然不同。所以重活一世后,我只打算离他远远的,毕竟我堂堂嫡长公主,嫁给谁不是嫁。没想到,他反而不愿意了…

《晓月长风》精彩片段

「回驸马,公主死得很安静。」

窗外下着雪,而我也感受不到丝毫寒意,因为我的确是死了。

谢图南闻言,放下了手里的棋子,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沉默了许久。

那来的人又说:「陛下说,他会履行诺言的。」

可能因为刚刚死了没多久,我还有些不适应,可听到这句话,我才隐隐约约想起来。

「但陛下又说,公主是他妹妹,虽然干了错事,该死,可是她是为了谢家死的。」那人继续说,「所以,让您带着谢家人,回老家去吧。」

我想谢图南应该是求之不得的,能把谢家人救出来,还能带着他的程姝,远离锦都,过着再也没有我这个张牙舞爪的长公主上蹿下跳的日子。

报信的人递给他一封信,是我赴死前写给他的,信上我说,不该逼他娶我,也不该拆散他和他的程姝,如果有下辈子,我应当会离他远远的。

可此时他只是点头,并未说话,仿佛在面无表情地死撑着,直到那报信儿的人离开。

然后拆开那人刚刚给他的那封信,看了一会,突然掉下一滴泪来。

倒是没想过,他谢图南能为我掉眼泪的。

「你何故如此!」边哭边还咬牙切齿,「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

「我难道自己救不出他们吗?」他手里的信纸被他捏得有些扭曲,「我不会喜欢你的…你不知道吗?」

我有些无语,他不喜欢我我也不是第一日知道了,眼下我拿命把他一家人救了回来,好歹也该感激我才是。

他不知为何,突然暴怒起来,一把掀翻了摆在眼前的棋盘,黑白的棋子被摔地到处都是,一室凌乱。

哭着,喃喃道;「卫连溪,你欠我的…你以为你死了就还清了吗…」

涕泪俱下,倒叫我看不懂了。

可我的确是还清了。

那些年的逼迫,刁蛮任性,我对不起他,但谢家百余口人能活命,确实是用我这条命换来的,何况,如今谢家连给我收尸都不敢吧。

我堂堂两朝公主,还是独一无二的嫡长公主,落得这个下场,想想也是可笑。

耳边谢图南的声音渐弱,越发听不清了,我想我是要去见阎王爷了。

只求他老人家,叫我下辈子,别遇见谢图南才是。


迷茫间,一股剧烈的光芒突然在我眼前不停闪烁,亮地一时叫我睁不开眼。

「公主?公主您怎么了?」着急的声音不断在耳边乱窜,我的眼前也逐渐清晰起来。

等沉静下来,我发现自己竟坐在我母皇从前的寝宫之中。

一时间,我都有点分辨不清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梦。

「连溪,你怎么了?」母皇有些担心地瞧着我。

而我摇摇头,回道:「没事母…母后,刚刚发呆了。」声音也是小孩子的声音。

我还在整理思绪,远远的,一个宫女端着羹汤走进了寝宫,面色不明。

「皇后娘娘,奴婢奉皇上的令,给您送御膳房刚熬好的雪莲羹来了。」那宫女面色淡然,看起来毫无异样。

再看见母皇一脸不悦的表情,和端起碗微微颤抖的手,我的脑海中闪过一段记忆。

这时的父皇已经撑不住了,但他早已疑心母皇有篡位的心思,可毕竟是爱了多年的女人。

虽舍不得杀了母皇,却送来一碗雪莲羹,为了试探,也是为了坏母皇的身体,想让她有心无力。

母皇虽知,可时候未到,她不得不喝。

我想起母皇多年后的那些痛苦,毅然站起,快速跑到她身边,一把抢过她手中瓷碗,往自己嘴里送去。

「连溪!」母皇大惊失色,「你做什么,快吐出来!」

我放下空空的碗,对着那宫女笑道:「有什么东西,母后吃得,本宫吃不得?」

何况我若是不抢着吃了,怕是这种东西还会有。

那宫女战战兢兢,一改之前的故作镇定,立马跪下,在地上颤抖起来。

而剧烈的疼痛,也逐渐由我的小腹传来,我不受控制地向地上摔去,眼睛却还却死死盯着母皇微凸的腹部。

如果我没记错,小妹尔玉,此时正在母皇腹中。

尔玉啊,皇姐上辈子没能保护好你,更对不起母皇,所以就算这只是一场梦,我也会拼尽全力,弥补这些遗憾。

直到我最终失去意识,倒在母皇怀里,眼前又一次暗了下去。


等我醒后身体好全,也已经接近初春了。

父皇终究是疼爱我的,只当我是刁蛮劲又犯了,才误食了那碗毒药,所以对我愧疚万分。

加上这个这几个月里,他常常醒地断断续续,生怕他哪一日睡下去就再也醒不来,一时间,居然再也不考虑母皇想篡位的心思了,反而,对我的愧疚越发深了。

所以这几日,日日都要我服侍他用药。

这日我刚走到长生宫门口,便看见了我那两位跪在宫殿门口的皇兄。

「父皇,就让儿臣两个看看您吧!」

「儿臣一片孝心呐父皇!」

两人的额头都隐隐约约能看见血痕。

面色为难的苏公公看见我来,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公主,您请进吧。」

大皇兄卫骞突然拦住我:「小妹,父皇如今是只想见你了,你可要时刻警醒些,若是父皇有什么不适,要第一时间告诉大哥才是。」

「对啊,连溪,父皇疼爱你,你也要多顾惜他的身体啊。」这是二皇兄卫坤。

我看他二人面露关怀的模样,突然心里就想笑。

上辈子父皇过世,母皇登基后,两个人就势如水火,甚至还跑到我这个皇妹面前拉人情,最后母皇过世,两个人恨不得见面就弄死对方。

居然还有这样兄友弟恭的时候。

「父皇愿意说,皇兄们自然就能知道的。」我说完,推门进去。

父皇半躺在床上,头上明黄色的帐子缓缓垂下,朦朦胧胧叫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只听得见几声咳嗽。

我刚刚走近没几步,就看见他掀开了帘子。

「连溪,你皇兄们问你什么了?」他的运气像哄小孩似的。

「就是问父皇的身体怎么样了。」我说话的声音,如今也的确奶声奶气,「他们都很关心父皇。」

闻言,父皇轻轻一嗤。

「关心?」他伸出手,摸摸我的头,「现在只有连溪是关心父皇的。」

我没有回话,撑着小胳膊爬上了他的床边,看清了他的模样。

这个起于乱世,一统大魏江山的男人,如今瘦地如同皮包骨,眼睛凹陷,瞪得老圆,嘴角还挂着血迹。

「你像你母后小时候。」他看着我,像是在怀念什么,「她从前,也如你这样娇憨可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